账号:
密码:
肉书屋 > 综合其它 > 床下不熟(高干,H) > 第80章剪刀剪开丝袜给她舔穴
  景唯离开的时候,若有所思的看了叶曲桃一眼,叶曲桃当他助理这么久,知道他的眼神什么意思,肯定是后怕了,估计明天不会再给她送花了。
  叶曲桃本来以为周更明的性格,会打他一顿,但是现在看来,周更明阴着呢,不动神色的把他给欺负一顿,景唯还不知道是他故意的,更不知道是他知道了真相,还以为这是老天爷对他的惩罚。
  ……
  景唯没在,叶曲桃就可以准时下班,周更明给她发消息,说他也可以下班了,先开车在外头等她。
  其余同事还得拖尾一下,她就先出去了。
  上了周更明的车,叶曲桃问他:“今天对付景秘书的事情,是你故意的吧,给了他一顿教训,而他什么都不知道。”
  周更明倒没瞒着,承认的快,“嗯。”
  听到这话叶曲桃摇头失望的表情逗他说:“周更明,你好可怕啊,你这个人好阴险毒辣,敢这么给景秘书教训,以后我要是得罪你了,不得被你扒皮拆骨,果然,爬到你这个位置上的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人,我算是知道了!”
  周更明看她这么害怕自己的样子,顺着她演,捏她的脸说:“是啊,你乖乖的就听我的话,跟我复合,不然,景秘书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了。如果敢拒绝我,有你好受,还没有人敢拒绝我。”
  叶曲桃:“……”
  叶曲桃觉得不好玩,推开他,“不好玩,没意思。”
  周更明给她扣好安全带,“好玩的你已经体会过了。”
  叶曲桃:“……”
  是她的错觉吗?
  她怎么觉得现在的周更明,若有若无的呀开车??
  ……
  周更明明明可以直接带她回家,还要礼貌的问她:“今晚去哪里?”
  叶曲桃:“回出租房吧。”
  周更明:“回我家?”
  叶曲桃:“……回出租房。”
  周更明:“行,回我家。”
  叶曲桃被他气笑了,伸手去捏他的脸,“周更明!”
  周更明牵她的手,在她的手背后捏了捏说:“还有20天。”
  叶曲桃疑惑的看着他。
  “距离你给我转正,还有20天,给你倒计时。”
  叶曲桃:“……”
  叶曲桃回家的时候,收到了景唯给她发的消息。
  【叶助理,我觉得你说的对,我应该是自己缺德,造成了这个结果,我明天开始不送花了。】
  叶曲桃:“……”
  他倒是会反省自己。
  叶曲桃跟着周更明上楼,出电梯的时候,忍不住摸着他的后腰,粘着他一起进去。
  问他:“你今天这么欺负景秘书,如果明天他还继续送花,怎么办?”
  周更明是个狠人,掏出钥匙开门,说:“同样的办法,再欺负他一次。再敢送,直接打。”
  叶曲桃:“……”
  幸好景秘书回头是岸了,她也算是间接救了景秘书一条命。
  叶曲桃刚松一口气,进去换好拖鞋,突然就被周更明扛起来,抱着进去了房间,把叶曲桃放在床上,他欺身而上。
  看周更明摸她的大腿,叶曲桃后反应了过来,锤了下他的胸口,“干嘛啊你,周更明,吓我一跳,这么猴急,突然就来。”
  周更明摸着她的腿,让她的腿弯曲,手摸她的腿,问她:“怎么穿丝袜了,今天出门的时候没穿。”
  叶曲桃:“……”
  果然,周更明这人看到丝袜就发情。
  丝袜就打开他的开关一样,叶曲桃每次穿丝袜都能让他反应大。
  她今天穿的还是渔网丝袜,要不怎么说这是斩男神器。
  难怪周更明非得带她回家,估计是看到丝袜走不动路了。
  叶曲桃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圈着说:“跟同事拼单买的,今天就到了,下午办公室的空调开太大了,我的毯子忘记带了,腿冻的有些冰凉,担心老了得老寒腿。所以就穿上了,保暖效果还可以。周更明,你怎么这么骚,看到丝袜就走不动了。”
  周更明的手还在她的腿上摸着,“嗯,在车上就硬了。”
  叶曲桃:“……”
  周更明的手在她腿上摸,带电一样,摸的她反应也激烈,内裤有湿哒哒的淫水贴上了。
  想到闺蜜说请他吃席的事情,任由他摸着说:“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我要结婚的那个闺蜜吗?她下周结婚,让我带你去吃席,你去吗?我当伴娘,你就在台下吃席。”
  周更明没有犹豫,“去。”
  答应的这么爽快,倒是让叶曲桃惊讶。
  本来以为他不喜欢这种场合。
  “你不是不喜欢这种场合?”
  周更明:“怕别人欺负你。”
  叶曲桃被他摸的水更多了,感觉内裤都湿的不行,周更明还在继续挑逗,摸她。
  “好痒……”
  周更明这个急色的样子,看来今晚又得来了。
  叶曲桃真的为周更明的那根东西担忧。
  主要是次数真的太过火了,这个星期天天都来,就中途她休息了一天而已。
  太多了。
  “周更明,要不别做了,我感觉我们挺可怕的,你都这个岁数了,又不是小年轻了,这么荒淫无度,可不要走下坡路了。我看人家说,男人的那根东西,用多了,会硬不起来,阳痿的,你这个样子,我真担心,你用多了,会不会不行啊。”
  周更明听着生气的咬她肩膀,“叶曲桃,你说我不行?”
  叶曲桃:“……我没说你不行,我只是让你悠着点,担心用多了不行,我知道你可以,可是也不能这么多,这个星期都多少次了,会不会肾亏,得进补下吧。”
  周更明咬她的肩膀更重了,留个牙印,“那我就让你看看我行不行。”
  叶曲桃:“……”
  没说你不行!
  叶曲桃的裙子被他脱了下来。
  丝袜还在穿,穿的是有裆的。
  周更明看着她的下体位置,想到了什么,起来,去一旁的柜子里面找什么。
  叶曲桃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突然停下来,她好奇的坐起来,看周更明从柜子里面,拿出来了一把剪刀。
  周更明拿了剪刀过去,走到床上,吩咐她说:“躺着。”
  叶曲桃明白他要干什么,躺好,跟她想的一样,周更明拿剪刀剪她的丝袜。
  中间的位置,把中间的丝袜剪开,露出她的内裤。
  她穿的还是比较透的那种,蕾丝的,夏天的内裤,清爽透气为主,贴近小穴的地方是蕾丝的,若隐若现可以看到她的小穴。
  叶曲桃被他剪开丝袜,感觉下面有股凉意。
  她躺好。
  周更明把丝袜放在一边。
  抓着她的屁股,把嘴巴贴到了她的内裤上,鼻尖贴近,凑近她的内裤上,闻着。
  叶曲桃吓一跳的松手想推开他。
  知道他要舔了,但是她还没脱。
  她有点觉得难为情,“还没脱。”
  周更明不听,在她难为情的时候,温热的舌头舔上。
  “唔……”
  叶曲桃被舔的软了,躺在床上不抗拒了。
  周更明的舌尖在她的内裤上抵着,上天的扫弄,顺着凹进去的那条缝隙舔着。
  这种刺激太大了,叶曲桃被舔的一直流水,内裤湿了。
  她觉得自己跟水龙头一样,下面源源不断的水。
  他还非得舔。没一会儿,内裤就被他舔的湿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