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乌鸦飞过 七点(完)

七点(完)

    闻人一时不慎被她一脚踹到膝盖骨,她咬着牙狠狠跃起,灭魂镰一举落下,女人虽然已经后退,但还是没有躲过这一划,遮脸的面罩滑落,灭魂镰在她脸上深深划了一刀。
    果然是闻人心!
    所有的气性似乎都涌出来了,闻人就想不明白了,在冥多多薅羊毛都知道换个账号,为什么闻人心就盯住了她!
    她没去找她报仇,她倒是又来招惹她了,这个该死的女人。
    闻人对准她的膝盖骨狠狠踢了下去,直接将她压跪在了地上。
    灭魂镰高高举起,高级逆亡者被边城那边缠住,这里根本没人来救她,闻人心惊恐的张大嘴:“不,我有个秘密告诉……”
    哗啦一声,闻人已经对准她的头颅劈了下去,看着她死不瞑目的双眼,闻人说:“我可没有兴趣知道你什么秘密。”
    等到南区解决,北区的675街道还没有结束,一群人立刻赶往战场。
    北区集结了最多的逆亡者,基地的主要首脑都在这边,王境源也在。
    闻人到的时候,两边对战僵持不下。
    因为错估了地府的实力,王院士一脸自责,他和基地首脑对视了一眼,不知道商定了什么。
    只见正在战斗的逆亡者们忽然齐齐后退。
    除了一个喝的醉醺醺的老头,他眯着眼瞅着闻人。
    “我……嘿嘿……你是那个,那个……都长这么大了啊……”
    闻人本来都已记不清他的长相,在这一刻,一切又清晰的映在眼前。
    人渣,畜生!
    这一刻浮现在她心中的,只有十二岁的她在向现在的自己求救。
    所有事情都会在时间的尘封下渐渐蒙上尘土,别人掉头就忘的事,只有自己永远记得,受过的创伤永远留在了时空里。
    闻人共享了边城大半法力,但是因为能力不够一直使不出强大的力量。
    现在,她抬起灭魂镰,浑身散发着耀眼的白芒,她挥下去,同过去的自己彻底做个了断。
    天已经渐渐亮了,黑暗终究会消失。
    所有逆亡者们后退聚在一起。
    王院士走出来,他看着天空透过云层洒下的一点点光。
    这里和人类的世界一般无二,可它偏偏不是,它是地府,它有几十层地狱,还有传说中的轮回。
    “可悲可叹呐,可悲啊!”他高声对着天际大喊。
    逆亡者的首脑忽然自爆了,炸了一片血雾,接着,接二连叁的逆亡者们一个个自爆。
    执法队的人都被震惊了,王米粒愣是过了足足一分钟才开口说话:“老大,你说他们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了……”
    王院士忽然出声:“从来就没有真正的轮回,地府的轮回从来只是一个骗局。所谓的轮回不过是叫你重复死去前的一生,直到最后变成逆亡者。”
    他看着眨眼变成一地血河的逆亡者,蹲下身用手指沾了他们的血。
    下一刻,他的身体开始发生异变,没有撑过去,直接爆亡了。
    天际忽然间朝霞漫天,太阳缓缓升起,天亮了。
    早上六点叁十分,馆陶打来了电话。
    “闻人,请你老公帮忙找两个人,林烽和宋洄,昨晚他们跑出去不见了。”
    因为昨晚的暴乱,馆陶他们今天提前搬回无名馆,可核对人数的时候出问题了,少了两个人。
    一个是宋洄,一个是林烽。
    这个林烽是个沉默的男人,平时寡言少语,一有空就会出去找人,问他找谁,他也不说。
    前天忽然找到她,说要参加试炼,最后试炼成功了。
    最近外面事故频出,她一而再再而叁的提醒他们别外出,可这个林烽还是跑出去了。
    时间推回到凌晨两点五十,长恒大街。
    一个女孩偷偷躲在角落泪流满面。
    她听着男孩在街上大喊:“涵涵,你出来!我看到你了,涵涵……求求你出来吧,我找你找的快疯了。”
    这个叫涵涵的女孩默默的看了看自己腐烂的手心,她狠下心转身走了。
    她只是想再最后偷偷见他一面,林烽,祝你以后幸福。
    女孩义无反顾的去了林杨别庄。
    林烽最后是在东区现场被发现的,执法队正在清理地上的尸体,就见这个男人疯了一样一具一具掀开盖在尸体上的白布。
    “你做什么,你这样很容易感染的你知不知道,你是哪里的人,这种地方也是你们能来的吗?!”
    执法队的人先将他控制住,核查信息才发现又是一个无名者,将他困在一旁等待东区安排警察过来。
    他们一边搬地上的尸体一边闲聊:“诶,我记得夜里来那个无名者就死在这儿是啊,这一地的血都是他的?”
    “是啊,看着挺帅一小伙,脑子不好,上赶着来感染,异变没过得去,直接炸掉了。”
    ……
    “叁叔,你告诉我,逆亡者到底是怎么回事?”林杨别庄结束后,边城直奔了局里。
    他现在脑子里一团乱麻,王院士的话在场的人都听到了。
    边华庭叹息一声,神情纠结。
    “行了,别为难你叁叔了,我来跟你说。”就在这时,边华庭办公室后门忽然打开,走出一个一身儒装的男人。
    边华庭起身喊了一声:“大哥。”
    “华庭,你出去吧,我来跟他讲。”
    边华庭顿了一下,走过边城的身边时拍了拍他的肩:“好好听你爸的话。”
    屋内很快只剩下边城和他父亲阎帝边陵。
    边陵先坐下:“你是不是奇怪我怎么在这?”
    “我有什么奇怪,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那是你的自由。”边城拖过一张椅子坐下。
    “边城,你也长大了,成家了,有些事我觉得可以告诉你了。”阎帝拿下眼镜擦了擦,手无意碰到了桌上的钢笔,钢笔咕噜噜的一直滚到地上,摔坏了笔尖。
    “你不是总说我就知道让你去抓逆亡者吗?那是因为我们每一代地府大帝都怕自己的继承人知道真相后接受不了。就你小子这脾气,好的时候哄的你妈妈眉开眼笑,气人的时候几年都不回家一趟。”
    “就你现在这样你说像话吗?带人姑娘领证了,什么都不跟我们说。要不是你爷爷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你给了我这么大的惊喜。”
    边城捡起钢笔,往桌上一拍:“你现在这不是知道了。”
    “好了好了,你就知道气我,不说这个了。”边陵说着收敛起笑意,他深深叹了一口气。
    “这一切都要从地府的轮回系统说起。”
    人是有执念的,他们总是寄希望于明天,或者直接是下一世。
    可是轮回根本就不存在,它是被凡人构造出来的一个虚无的体系。
    人的魂魄每个都是独一无二,他们初生来到这世界上至纯至净,然后逐渐被尘垢污染,他们适应了生活在尘世间。
    可人死后,他们的魂魄会到地府来,至纯至净的魂魄会被万物所容纳渐渐消散在万物法则里,而充满尘垢的魂魄,万物法则并不接受。
    这就造成太多的亡人挤在地府,甚至有些亡人因为没及时引渡到地府,留在凡尘造成巨大的影响。
    可是如果仅因为此,就将大批无辜亡魂进行统一消除处理,地府的人身上会沾有业障,法则会对他们进行处罚。
    轮回局的的前身是轮回府。
    他们想了一个办法,既然是因为魂魄不纯净了才不被法则接收,如果魂魄愈发被污染了呢?
    他们选中了一个人,为他构造了一个单独的小世界,小世界的流速比正常世界快。而且
    这个小世界里面只有他一个人是真的,其他的都是假的。
    他们抹去这人的记忆,让这个人在这个小世界里重复经历了一遍自己的人生,这个人死后,还以为自己是新死,可他实际已经死过一次了,他身上的尘垢愈重。
    第二次重生,此人魂魄上带的尘垢已经影响到了他的身体,最终此人不治而亡。
    再来到地府,他浑身都是可怖的模样,可喜的是,他的魂魄终于被法则注意并慢慢清洗。
    他们成功了,只是当然他们还未意识到这一类人会成为后来地府最恐怖的逆亡者。
    之后,科技发展,轮回系统正式开发出来并使用,地府也成立了正式的执法队。
    “有罪的人先下地狱再去轮回,无罪的人那就直接去轮回。”
    “边城啊,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管是人还是神,我们只能活一次。下一次,就看运气咯!”
    魂魄被法则清洗,万物有灵,也许哪一天哪一缕残魂碰到孕妇肚子里还未完全形成的新魂,新魂就会将其吸收。
    从未想过,真相会是这样。
    从未有过轮回的存在,甚至连轮回府的成立都是因为需要蛊惑人类,给他们希望,来维持地府、世界的正常运转。
    “这世界上有许多事,你接受不了不代表它不存在,不代表它不是真相。边城,你以后要学的还有很多。”
    “你的职位我会另外叫人来上岗,跟我回家吧,你妈妈很想你,她也想见见她的儿媳长什么样。”
    为了防止引起大面积恐慌,林杨别庄那一晚所有的人都被要求签订了一份秘密协议。
    叁天后,一架低速飞行的小型飞行器上。
    边城从梦中惊醒。
    闻人刚拿了叁明治和牛奶过来。
    “你醒了,正好,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我们到哪儿了?”他努力醒神,喝了一杯闻人递过来的牛奶。
    “已经要到酆都城了,不过我们这样真的没事吗?才回去一天半吧,你妈妈还说要给我们办婚礼。”
    边城搂过她抱了抱:“你不是怕麻烦吗?我以前跟你说,你都不当回事。我妈说的就这么好?”
    闻人推他,拿叁明治堵住他的嘴。
    “这不是长辈的一番心意嘛,我又不好意思拒绝。”
    边城咬了一口,细细咽了下去。
    “那就让她办,到我们我们回来出个人就行。”
    “你爸爸……会生气吧?”
    边城沉默了许久,哪怕过了几天,还是没法从真相中走出来。
    “他……”
    他再度抱住了闻人,眼睛很酸涩,忍了又忍,终究还是打湿了她的衣领。
    天边云雾氤氲,有一群乌鸦飞过。
    ——完。首发:yцsんцщц.ōηē(yushuwu.one)
    PS:生命只有一次,请珍爱生命。谢谢收藏送珠的宝贝,我们下次见!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18禁真人秀游戏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