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天涯远(NP) 不情之请

不情之请

    清漪依言等待齐沐白回转。
    她泡了一壶茶,枯坐了一日,等到茶凉了,天色暗了,都没见人回来。
    次日,她等了一天,坐在亭中里看夕阳。
    犹记得第一回来此,齐沐白、容辞与她烹茶赏梅,如今一人独坐,梅花早已凋落,一片颓败景象。影子被夕阳拖得很长,更显伶仃。
    来到这一方世界,她其实过得并不开心。她是来自异乡的旅人,不论表现得多么循规蹈矩,心中总是不认同的,与周围格格不入。最孤单的时候,只有容辞在她身边,那还不如一个人。
    齐沐白太神秘,他知道许多事情,只是不肯对她言明。他是方外之人,她是在尘世挣扎的人,原本不该深交,却渐渐有了许多联系。
    真是奇怪的事情。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她不想等了,缓缓起身,抚平短袄上的褶皱。在转身欲回房的时候,却见角门处站着一个人,身形颀长、衣带翩然,不知在那里站了多久。
    清漪面带笑意,提起裙子,朝那个方位一阵小跑。
    “你回来了?”她气喘吁吁,面色红扑扑的,眉目含笑。清澈温柔的眼中,倒映出一个齐沐白。
    他的目光专注而温柔。
    “我有些事情想问你。”
    “我有些事情想告诉你。”
    他们同时开口,发觉以后,彼此都笑了。
    “你先说。”
    “你先说。”
    异口同声,仿佛心有灵犀一般  。
    “我先说吧,”齐沐白急切地道,“清漪,或许能解答你的一些疑问。”
    “好,你说吧。”
    她的目光澄澈,毫不设防。齐沐白心下愧疚难当。
    “清漪,你犯了离魂之症。是因小时候那场病,你的魂魄自异世而来,有些隐患没解决。我的修为有限,救不了你。如今必须带你去寻一位高人。”
    她的怪病?跟玄妙的东西扯上了关系?归根究底还是因为穿越。
    清漪想了想,毫无头绪,干脆地答应了。
    “好,麻烦你了,我们几时出发?”
    清漪没那么大的好奇心。说她讳疾忌医也好,说她信任齐沐白也罢,她根本不想追问。
    “不急,你的身体经不得奔波。我……我另有个不情之请。”
    “你说。”她笑吟吟的,等着他开口。
    “我……”齐沐白说不出口。他的行为和心思都太可耻,是在伤害她。可是心中有另一个声音隐隐地告诉他,不如再自私一些,既然注定不会有结果,他只能选择仙途。
    “清漪……我……我想请你帮我……”
    “怎么帮?”
    他羞得面红耳赤,难以启齿,几乎无颜面对。
    不该是这样……倘若他不修仙,面对喜爱的女子,就不会连追求都不能。
    倘若他没做那件错事,就不会有今日的为难。
    或许这是命中注定。
    “让我得到你一次。”
    他拥着她,手臂微微颤抖。
    对上清漪迷茫的眼神,齐沐白重复了一遍:“让我得到一次,一次就好。”
    或许,他的痴迷与妄念只因从未得到过。他不敢贪心,得到一次就足够。他的问题能够得到解决,哪怕因此惹了她的厌恶,也是值得的。
    清漪迟早会回家,他们不会有过多的交集。
    如此唐突的惊人之语。清漪宛若遭了雷击。他是那个意思吗?
    见她只有呆愣与恐慌,齐沐白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清漪,不答应没关系的……是我不好……”
    他自知心思低劣,本就不抱太大的希望。不知为什么开始语无伦次,清漪看不得他这副模样,想寻个借口先避开,手却被他拉住了,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齐沐白在发抖。
    清漪凝视着他,脑海中闪过一幕幕他们相处时的情景。
    不该是这种关系。她不明白。如果他一定要……
    “齐沐白,既然有求于我,多少拿出些诚意。”
    素日温柔沉郁的美人露出了严肃的神色,像在审视,仿佛看穿了他的隐瞒。
    他知道她指的是什么,手紧紧握着,掌心满是冷汗。
    齐沐白闭上眼,内心经历过一番挣扎,终于有了决断。
    “好,我都告诉你。”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18禁真人秀游戏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