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天涯远(NP) 桎梏

桎梏

    清漪备了祭品,轻车简从,去拜祭父母的坟墓。
    那年父亲战死,镇南王世子与容辞护送他的棺椁回京。后来姑姑主持着将母亲的坟茔迁了回来,让他们得以合葬。
    她这一世的生身母亲死于难产。家中老人都说,那是位极其温柔有才的女子,与丈夫感情很好,却体弱,抵抗不得西北的风沙,年纪轻轻香消玉殒。
    清漪跪在坟前,默然无语。她本不信人有灵魂,可是连穿越这种事情都发生了,还有齐沐白这个修仙的,她渐渐转变了想法,越发相信万物有灵。
    在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不敢来拜祭。想起记忆中父亲沉静坚毅的面容,她总是不敢面对。
    他们不是不讲道理的父母……哪怕她真的很丢脸,也会原谅她的吧。
    齐沐白无声无息地来到她的不远处,悄无声息地伫立了许久。
    清漪跪得腿脚发麻,爬起来的时候险些摔了一跤,手上沾了些泥。她默默地摸出一方手帕,一边擦手一边往回走。
    那人长身玉立,气度出尘,纵使在那里不言不语,仍叫人不能忽略。
    清漪莫名觉得窘迫,将手帕胡乱往袖子里塞了塞。
    “齐沐白?你怎样找到这里?”
    他的目光是温柔的,口吻也温煦,比往日少了许多犹豫。
    “我有事寻你,去侯府扑了个空,才知你已搬走了。好不容易打听到你的住处,有位老嬷嬷像防贼似的打量我半晌,才给我指了你的去处。”
    清漪低着头,有了上次的尴尬,再与他走在一处,总觉得不自在。
    “清漪,我……”
    话未出口,清漪家的仆从远远地跑来报信,说皇后娘娘遣人来宣她入宫了。
    清漪与齐沐白对视一眼,齐沐白道:“我也要入宫,不如等你同去?”
    她一个未婚女子和国师怎么同去?还不知旁人如何乱传呢。她叁言两语打发了齐沐白,对方露出遗憾的神色。
    回到家中,果然有位女官坐在厅中,不怒自威的神情有些令人发憷。见人回来了,女官催促她入宫,说娘娘等久了。
    “许姑姑,我才去拜祭父母,怕有些冲撞。劳烦替我告个罪,改日再去拜见娘娘。”
    “娘娘想来不在意这些。并没要紧的事情,娘娘只是想念县主。”许姑姑并未改变态度。
    当今皇帝厌恶鬼神之说,并没从前那么多的讲究,或者说,别人都不敢在意,生怕触了皇帝的逆鳞。
    皇后找她有什么事呢?也许是容辞发生了什么?
    许久未见,皇后一丝都没有变,气色也很好。她先问她的近况,又问容辞是否有信件来京,突然话锋一转,提到了她搬家的事情。
    “怎么悄无声息地搬走了?侯府住着不好吗?是下人懈怠还是……”
    “一切都好,只是我想着,还是自己的家更好。”
    清漪想揭过去不提这事,皇后却不肯,“他最放不下的就是你,如今他出征在外,你这样任性反倒叫他平添忧心。”
    “娘娘,我只是回自己家,不是去别处。”她抬起了眼,一向温柔潋滟的杏眸中,竟含着一丝愤恨。
    凭什么呢?容辞拘着她,不让她回家,皇后也来管这事。他们分明与她没有血缘关系,又不是父兄长姐,凭什么管她?
    “您不如像从前一般,看在眼里,却不管我。”
    清漪不知自己怎么了,容辞一走,好似连她的桎梏一并带走了。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18禁真人秀游戏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