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天涯远(NP) ρⓞ㈠㈧Ac.cⓞM 别离(h)

ρⓞ㈠㈧Ac.cⓞM 别离(h)

    清漪数着日子,心中盘算着,等容辞出征了,她就搬回自己家住。于是,夜间愈发懒得应付男人,对他的求欢十次有九次都推拒,还有一次是容辞的态度强硬,她拒绝得却不够强硬。
    容辞这种英俊高大身材好性能力强的年轻男人每日躺在旁边,她又不是石头。
    兴许是白日太过劳累,又因要出征故而养精蓄锐,容辞并不强求。只是总要抱着她睡。两腿间硬硬的一根就抵在她的小腹处,毫不掩饰欲望。
    她搞不明白容辞的坚持。他正处盛年,欲望强盛,却不染二色。是在向她证明什么吗?清漪拨着算盘,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想多了。她又不是容辞的什么人,容辞不需要也不该对她忠诚。
    在这个朝代,贵族男子花心风流是常态,欲望上来随便找个侍妾就解决了,容辞他爹就是如此。
    容辞的亲生母亲是大家闺秀,饱读诗书,性情柔弱,被秦家教得谨守规训,以夫为天。叶氏却不同,虽容貌清丽温婉,身段纤细柔弱,却性格果断,有将门之风。
    叶氏冷静自持,处事不偏不倚。无论是丈夫又收用了个丫鬟,还是后院的侍妾和下人私通,她处理起来都是波澜不惊的模样。
    清漪甚至私以为,叶氏从未爱过自己的丈夫,才能毫不在意——这也正常,一个正当妙龄的美貌少女,嫁给比她年长十余岁的容侯爷,岁数差了很多。更何况,叶氏是因为容家想遮丑才娶的。容侯的原配留下一双儿女,后院还有姨娘侍妾等十数名,叶氏能喜欢他就怪了。
    或许在这种时代,叶氏的做法才是正室做派,有大家主母的风范。清漪却只为她难过。她小时候想着,她以后也要过这种日子吗?
    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等她出嫁了,必定时刻告诫自己,不可对丈夫产生情爱。
    事到如今,她早就不想着出嫁了。
    日子一天又一天地过去,齐沐白没再露面,不知容辞有没有找他麻烦。
    当清漪将冬日的衣裳全都收起来的时候,容辞要出征了。
    在那前夜,他回来得很早。清漪本不想与他多话,却被他径自抱上了床。
    容辞低着头,将她笼罩在自己的影子下,神色沉郁。
    “战场之上,刀剑无眼。况且敌人凶悍,此去九死一生。清漪有没有话对我说?”
    她下意识就想回抱过去,完完全全是身体的自然反应。而后,她发觉自己做了什么,身体僵硬极了。
    她低声道:“你多多小心……早些回来。”
    她的脊背紧紧绷着,却没抗拒他的靠近。
    容辞太熟悉清漪的身体了。察觉到她的软化,他竟得寸进尺,将她按在床上,半褪了衣衫,在她的肩头吻着。
    他的喉结滚动了几下,动情地道:“清漪,若能带你同去就好了,我不想与你分开。”
    “怎么可能呢?”她静静地看着他,仿佛毫无动容。
    容辞知道她的本性,再恨再怨也罢,永远不会盼着他遇到不测。
    他的吻游移到雪白的脖颈,呼出的热气令她觉得痒痒的。一番纠缠,他的头发也乱了,碎发蹭在她颈侧,令她瑟缩。
    “若我回不来呢?你会为我伤心吗?”
    他的气息近在咫尺。
    清漪偏过头去,不再看他,以免被扰乱心神。
    “容辞,你少年时就斩获奇功,此次定能也平安归来。”
    他有意示弱:“你不知道,那时我年少意气,一心为父报仇,情况十分凶险。我身上的旧伤多是那时留下的。更何况,这回陛下令我为主帅。论谋略,其实我远不如……”
    “你不必妄自菲薄,”她打断他,“总之一切小心。”
    皇帝倚重他,容辞确实从没打过败仗。他并非平易近人的性子,在京中也能如鱼得水。这说明他的智慧不低,谋略不差,完全不是有勇无谋的莽夫。
    纵使对他感情很复杂,或许恨和怨胜过了依赖,可是,无论如何,她希望容辞能够平安。
    容辞央求道:“清漪,给我好不好?可能是最后一次了……”
    她没有迎合,也没拒绝。
    容辞揣测着她的心思,轻轻地撤下她的衣裳,紧紧抱着她。
    他抚了抚她的光洁修长的腿,将她左边小腿挂在手臂,右腿松松挂在腰侧,打开来细细地看着她的腿心。
    白皙光洁的阴户夹着一道细缝,粉红色的花唇拱卫着私密的玉穴,随着两腿的拉开露出一个小口,既漂亮又可怜。容辞吻了上去,细细地舔舐着。花缝被沾湿,原本藏匿着的蒂珠也鼓了起来。
    他很久没做这种事情了。他不讨厌用嘴让她快活,甚至有点喜欢。可是清漪总是排斥,他就尽量不做。更何况,相处日久,哪怕没有被他舔一回,清漪也能湿得足以承受他,于是这种事渐渐变得可有可无。
    被那条温暖湿软的舌头来回舔舐,穴口渐渐湿润,隐约可见水光。
    沙哑低沉的声音响在她耳畔,是一种隐晦的诱惑:“让我看看,可是想我了?”
    他低头去吻她的唇,却被躲开了,也不恼,吻在她的侧脸。
    他想得紧了,动作就有些失控。布满茧子的大手揉搓着她的雪肤,捏出许多红痕,一直摸到干干净净的阴户上。
    那玉户洁白,中间嫩缝被两根手指撑开,抽插间带出一点玉液。
    他抚过她的耻丘,在玉户上煽风点火,格外照顾那点通红的阴蒂。或许因他的手很干燥,动作又急切,竟让她感受到一点涩涩的疼痛。
    她不禁扭了扭腰,想让他别再这样弄了。
    虔诚的吻落在少女胸前的双峰上,他爱极了这个部位。
    清漪的身体湿润得很慢,脑子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她后悔那一时的心软,既然决意断了,为何今晚却半推半就?
    她在心中自嘲,兴许天生就是贪图享乐的人,连情欲和真正的感情都分不清。
    容辞的下身早已一柱擎天,那根东西硬硬的抵在她敏感的大腿内侧,黏黏的液体从顶端溢出来,显然是忍得太久了。
    清漪想,我不该心疼他。他愿意忍,那就忍。心中却暗暗期盼着他重重地进来。
    容辞泄愤似的插了进去,在她的唇上轻轻咬了一口。饱胀的感觉令她不禁呻吟出声。身体上,他们很契合,容辞一下子就将她填满了。
    清漪搂着容辞的肩背,望着帐顶的花纹,感受着结合处轻缓磨人的缠绵,一时有些出神。却被数次强悍的冲撞勾了回去。
    他的腰胯十分有力,重重地撞进去,性器下端缀着的两只阴囊拍击着她的玉户,将那处洁白的肌肤都拍红了。
    他进到了最深处,撬开她的身体,将欲望的种子撒进去。
    她的小腹微微鼓起,盛满了他的东西。
    倘若他们有孩子,他会做个好父亲,清漪那般温柔,一定会很爱那个孩子。
    容辞抚摸着她的小腹,心里不合时宜地想起齐沐白的话。
    他们不会有孩子,清漪有性命之忧。
    容辞垂下了眼睛,掩下了黯然。
    倘若可以,他希望齐沐白所说有关清漪的事情,都不是真的。
    他们欢爱的时间有点久了,结束后,清漪枕着他的手臂,沉沉地睡去。
    容辞搂着她,默默数着时辰。
    到了离去的时刻,容辞轻轻吻着她的脸颊,又为她掖好被子。
    梦中,清漪依稀听到有人说话。
    “我要走了,你不来送送我吗?罢了,此去九死一生,等我回来,你再想想我们的婚事可好?我会把……一起带回来。”
    那个声音太过熟悉,她有些依恋,想抓住他,不让他离开。
    醒来时,眼睛有种酸酸涩涩的疼痛。揽镜自照,她的脸上竟有两道泪痕。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18禁真人秀游戏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