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天涯远(NP) 非凡

非凡

    “你可知世间每个人都有一颗命星,而你的却忽隐忽现,摇摇欲坠。”
    “所以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总是算着你的命数……”想算算其中是否有我。
    他的手掌轻轻摩挲着清漪的脸颊。掌心温热,她不禁脸红了。
    一阵古怪的声响打破了此刻的暧昧,齐沐白向那方向一瞥,神情霎时严肃起来。
    “有人来了,你在此等我,不要乱走。”
    他动作利落地翻窗而出。这摘星楼有七层高,常人跳下去一定血肉模糊,他却安然无恙,稳稳地落地。
    那一席飘逸白衣,在夜幕中格外显眼。清漪不知发生了什么,只见他与数道人影交战在一起。
    寂静的黑夜之中,他们的对话清晰可闻。
    “看来他们的课业学得不精,竟然让你们闯进京城。”齐沐白自言自语。
    “我只要那件信物。”对面的人笼在黑袍之中,声音嘶哑。
    “你们早该死心了。魔门全盛时期,尚且不可匹敌仙门,如今只剩余孽,不思休养生息反倒前来挑衅,是在轻视我吗?”
    清漪趴在窗子上,头微微向外探去。
    黑与白的身形交错,白色的影子稳稳站立着,黑色的身影却纷纷倒地。
    那个不沾俗事的齐沐白,杀人了。
    她心中一惊,头也缩了回来,不敢看了。
    齐沐白找人收拾了那些尸体,就回来了。他好似只是去自家庭院散了个步,衣服都不曾沾一丝灰,仍是满身仙气的模样。
    “等急了吗?”他的声音温和,全不似方才与黑衣人周旋时的尖刻。
    见清漪不答,他揣摩道:“你是吓到了吗?”
    她的心跳得极快,勉强平复了一点。
    “我没事。”
    “不要放在心上,一点苟延残喘的邪道余孽而已。他们甚至不能算做人,总是一股棺材味。”他的语速很快,急切地想打消她的恐惧。
    提起那些人,齐沐白竟露出了肃杀的神态。
    清漪见识过信命的修仙者齐沐白,不谙世事的吃货齐沐白,却是第一次见到杀伐果断的他。
    她感到茫然,“为什么不能算人呢?”他们原本是活着的。
    齐沐白耐心解释道:“他们的的确确是死人。看似活着,实则用邪术将魂魄禁锢在尸身之中。为了保持尸身不腐,不知造了多少业障。”
    清漪听不懂,只说:“我想回去了。”
    这位国师大人,无论表现得多么平易近人,终究非凡人。
    他所在的,是她不能理解的世界。
    齐沐白微微皱眉,过了一会儿忽然笑了。
    “姑娘,遇到你之后,我总是表现得很奇怪。譬如,今晚我带你出来,施了法术,你是不会掉下去的,我却不告诉你。还有,换做旁人,我不想解释的事情,绝不会多做解释。”
    “国师大人,与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齐沐白那双澄澈如琥珀的眼眸,此刻充满了迷惑。
    “我也不知,你能为我解惑吗?”
    他的性情赤诚,一心寻求仙道。纵使有时做出暧昧的举止,她也未曾深思。
    齐沐白是修仙的人,未来会有更广阔的天地。而她是凡人,连自己的命运都把握不了。
    不论他表现得多么无害,他们,终究不属于一个世界。
    清漪语重心长,“我只将您当做朋友……”
    “容辞是我的朋友,周廷越也是我的朋友,我还有许多同门。他们与你不一样。”
    “您从前有女性的好友吗?不是女性的同门,是好友。”
    齐沐白回忆了一下,很肯定地说:“没有。”
    清漪十分笃定,“对,就是这样。您对女子和男子的态度总是不同的。”
    齐沐白没信,若有所思,露出怅然的神色。
    “我觉得你在骗我。让我想一想……第一次见你时,你回头看我一眼,我的心跳得好快。我为容辞劝你,你说讨厌他。后来我却总忍不住去找你。清漪,你与其他人都不一样,换做另一个人,我根本不可能深交。”
    他虽然心思纯真、不染世俗,却一点也不傻。
    “那么,国师大人希望如何呢?”清漪无奈极了。
    他眨眨眼,漂亮的眼珠子仿佛有流光倾泻,清俊的面容愈加显得不谙世事。
    “我不明白。你能告诉我吗?”
    清漪的的确确动过念头,无论齐沐白对她抱有何种心思,只要对她释出善意,她利用这一点,套些信息也未尝不可。他可能是唯一一个,能令她了解事情真相的人了。
    如今这番光景,却让她不忍心利用。他确实有所隐瞒,也确实不通情欲。
    他连骗人都不会。
    “齐沐白,你要谈这些,在此之前,不如坦诚一点,我是如何被外力拉来此间世界?”
    饶是如此,齐沐白仍不肯松口。
    “我不能说,这事你知道了没好处。我只能保证,不会骗你。”
    他一如既往,不肯多言。
    虽然他心地澄澈,却固守原则,意外的不好说话。
    清漪叹气,敷衍道:“您对我态度特殊,或许因我的特殊经历。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保留前世记忆。”
    是这样吗?
    齐沐白心知不是。可他先不肯坦诚,被她骗一骗,也是理所应当。
    静默良久,齐沐白道:“我送你回去吧。容辞快要归家了。”
    他飞快地使了个法术,清漪眼前一花,已身处自己的卧房。
    他优雅地施了个礼。
    “姑娘,告辞了。有什么难处就去国师观寻人。”
    清漪叫住他,狠下心来,“齐沐白,往后我们不要见面了,以免误你仙途。”
    “你多虑了。能误我仙途的,一向只有我自己。”
    他将双手背于身后,神态冷傲,一如初见。
    齐沐白匆匆而去,正与容辞打了个照面。他俩对视了一眼,齐沐白的身姿笔挺,神色毫无波澜,却似隐约占了上风。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18禁真人秀游戏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