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天涯远(NP) ρⓞ㈠㈧Ac.cⓞM 庄生晓梦

ρⓞ㈠㈧Ac.cⓞM 庄生晓梦

    与齐沐白的相处是轻松惬意的。兴许是因不染尘俗的缘故,他没有太多尊卑之分。
    只是,爱发呆这一点不好。
    清漪轻咳一声,压低了声线,“国师大人,告诉你也无妨,其实我是个老太婆了。”
    “你是指两世的年岁吗?”齐沐白反应很快,“姑娘,我师尊已经是耄耋之年,外貌至多只有而立。”
    “至少我也比你老。”她嘟囔着。
    “姑娘,如果我坚持修行,到了八十岁,恐怕与现在并无差别。”
    他说得无比诚恳,全不知这番话有多气人。
    女人都是怕老的。
    齐沐白不知因何惹到了她,开始坐立不安。这副惴惴的模样像清漪前世遇到的男同学。
    出于这种难言的亲近感,清漪转换了话题:“那你为何修仙?”
    齐沐白回忆了一下,摇摇头,怅然极了。
    “我想不起来了。自有记忆开始,我就随同师尊修行。兴许这是命运的安排吧。”
    是这样吗?
    依照她的浅见,齐沐白选择了修仙,从此决定了以后的路。可是,他居然说得如此轻率,甚至归功于命运。
    齐沐白是个矛盾的人。他身上有一种不合时宜的天真,又有一种垂暮老者般的认命之态。
    她不免丧气,“你就这么相信命运?如若任何不能解答的事情都是命中注定,那么我们这些人,什么都不必做了。横竖再努力也反抗不了命运的安排。”
    每当提及这个话题,他总是很严肃,有些心事重重的。
    “命数随时都在变,很多事情并不只有一个结果。哪怕天生运势极盛的人,倘若无所事事,在时间的消磨下,终究一事无成。况且,我并不依赖命运。”
    谈及此处,清漪想起了另一件事。
    “国师大人,初次见面你替我算过命。除了容辞要求的东西,可还算了其他的?”
    他叹息,“姑娘,你是独特的。我算不到你的过去未来。”
    清漪疑问道:“为何?”说好的仙门少主,同辈之中无人能出其右,通晓命理之术呢?
    “姑娘,稍后,我去取个画具。”
    他随手取了一支毛笔,信手涂鸦,画得鬼画符一般。清漪左看右看,总也看不出端倪。
    “姑娘,你可看出我画了什么?”
    清漪诚实地摇了摇头。
    齐沐白料到了这般结果,解释道:“我所画的是个符咒,你看不懂才是正常的。”
    原来真的是个符。她暗自好笑。
    “姑娘,画中的东西你能看到,我却只画了一半,还有一半我正要画出,你现在看不到。”
    清漪不懂他想表达什么,只得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他用指尖点点宣纸,“人的命数如同这张符,已发生的事情,就像我画出来的一半,能够算到。至于算出多少,要看修为。未画出的部分,懂得此道的人,能够推测如何下笔。就如同我推算旁人的命数,循着现有的轨迹,推算他们的未来。可是,哪怕在画同样的符,落笔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她似懂非懂,“那,为何算不到我?”
    齐沐白掀起那张纸张,一手拿着让它垂下,在纸面上弹了弹。
    “假如将我们生活的世界比作这张纸,我在纸上,他们在纸上,故而我能够循着命数的演变推算。你的魂魄自异世而来,你的世界本在纸外。相对于此间的人,你像浮在空气中的尘埃,我在局内,你在局外。”
    “你与纸上的人有交集,”他将纸摆在桌案上,毛笔竖着轻轻点在纸上,留下一个墨点,“也许我能从那些人的命运中,推算你的一点命数。”
    清漪差不多明白了。
    “多谢您解惑。”
    果然修仙不是常人能做的,单单一个算命就能扯出这许多东西。幸好齐沐白算不着她,若是随随便便给人看穿了,那也太可怕。
    茶煮好了,齐沐白吃了那么多点心,正觉得腻。
    她没追问,齐沐白反倒不习惯。饮了一口茶,疑惑道:“姑娘,你没有其他要问的吗?”
    清漪想了想,摇了摇头。
    “说实在的,我有许多东西想问。但是,毕竟无法改变什么,多思无益,所以我就不问了。”
    “你这话让我想起一个人,他总说多思无益,却想得比谁都多。”
    “是谁?”
    齐沐白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就是周廷越。他受过很重的伤,险些死了,在那之后常常把‘多思无益’挂在嘴边,表现得格外豁达。可是,我看得出,他分明意志消沉。”
    清漪觉得这个人好奇怪。明明之前,她想知道的事情,齐沐白都不肯说,她也就打消了心思。
    “您多虑了。我的心性、智慧远远比不上镇南王殿下。我不问您,也是为了免于多思多虑。您肯告知这些,我已非常知足。糊里糊涂活了这许多年,唯有您告诉我,前世是真实存在的。”
    她曾以为,自己身处一个醒不来的噩梦,抑或是,前世是梦境,如今正是真实。
    可是,现在一定是真实吗?
    庄子说: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
    她的面上浮现恍惚的神态。
    “姑娘?”齐沐白蹙了蹙眉,“你不舒服吗?”
    她闭了闭眼,摒弃繁杂的思绪。
    “国师大人,您会骗人吗?”
    “清漪,我保证不会骗你。”
    欺骗和隐瞒是两种东西。尽管如此,齐沐白仍心中不安。
    首发:xyuzhaiwu.one (woo18.)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18禁真人秀游戏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