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天涯远(NP) RoμRoμщμ.In 容辞番外锁金屋(二,h)

RoμRoμщμ.In 容辞番外锁金屋(二,h)

    容辞一路招摇过市,将清漪抱回了自己房里,清漪尚存一线意识,发觉屋内陈设不对,心中又惊又急,却已无济于事。
    意识渐渐涣散,感觉有具温热的身t缓缓覆了上来。他毫无章法地亲吻着,t1an去她眼角的泪。
    容辞不会脱nv人的衣服,裙子的结被他一解,竟成了si结。急切之下,他用力一撕,将她的衣裙变成一堆碎布。
    男人的身t巍如山岳,y邦邦的,雄健有力,将她牢牢压制在身下。
    容辞今年不过二十二岁。光滑的皮肤之下是强健的肌r0u、澎湃的血ye以及有力的心脏。
    他急切地抚m0着她的下t,拨开花唇探了探,m0到一个细小的孔x,试探x地向里伸了两根手指,指尖微g,轻轻r0u了r0u,引得清漪的sheny1n突然变了调。他没有经验,全凭一点道听途说和本能行事,知道这大约就是对的地方。
    她的玉户白皙光洁,两片花唇呈现g净的r0u粉se,夹着一粒小花珠。花缝被沾sh了,水光粼粼的。x口被手指撑开一点。清漪扭动着腰肢,似抗拒,又像邀请。
    他不再犹豫,蓄势待发的yan物猛然挺进,cha进一个极其紧致的地方,清楚地感觉到顶破了什么东西。ch0u出来细看,血丝混着她的tye被yan物带了出来。
    清漪感觉不到疼痛,只是sheny1n不断,还夹杂着哭腔。她被药物折磨得十分厉害,亟待纾解q1ngyu。
    她今日受苦了。容辞心中怜惜,想着经过此番情事,清漪必定只能嫁给他。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做多做少都一样,不论她清醒后如何怪罪,他都受着就是了。
    于是再度cha进去,借着丰沛的yye和处子的血ye,将她初开的玉xcha成自己yan物的形状。他在她t内横冲直撞的,蛮横地探寻少nv最隐秘的所在。
    花壶中汁水丰沛,别有洞天。初入时只觉十分紧致,禁锢得他动弹不得,再向里却豁然开朗,内壁sh滑不堪。
    若是yan物短些的男子,根本探不到内中的玄妙。容辞不知这些事情,只是变着角度探索着她的身t,直到顶到一块不同寻常的软r0u。他心生好奇,不断地ch0uchaa顶弄,清漪的身t弓起,一gu水ye浇在他的guit0u上。
    她的身躯泛着q1ngyu的粉se,平时隐隐约约的甜香味愈加浓重,像一块可口的点心,任谁都想咬一口。
    容辞想将她藏起来,永远不让旁人看到这般媚态。
    从前他只敢在夜里幻想着她,偷拿她的帕子匆匆抚慰自己一番,次日再装得像一个不苟言笑的兄长。
    如今,撕裂了伪装的面具,他本质是如此卑劣的人。渴盼着她的身t,想占有她,却出于莫名的骄傲,从未说出口,只能借用旁人下的春药将她弄到手。
    容辞轻轻吻着她的脸颊,r0ucu0着她的xr。
    清漪发育较晚,身t先ch0u条,x前不过微微的隆起,yy的让人想r0u开来。
    容辞将那两团可怜的娇r轮流含在口中,前面娇羞的两点几乎要含得化了。
    云销雨收之后,容辞搂着清漪躺在床上,q1ngyu渐渐消退,内心却亢奋。一时间,他的脑海中闪过许多念头。抱着清漪洗了一番,又把她放回床上,交代下人好好照料。随后自己穿戴好,进了g0ng。
    清漪醒来后,只觉下身钝钝地疼,她撑起身子坐起来,被子滑下,露出光lu0着的,布满暧昧痕迹的x口。
    她环顾四周,一时之间,方寸已乱,茫然不知所措。
    珊瑚捧着一盏安神汤进来,眼眶里蓄了泪。
    清漪叫住她,“我睡了多久?外头是什么情况?”
    “小姐,您睡了半天了,外头……李家被贬出京城,侯爷进g0ng还没回来。”
    她似有顾虑,清漪道:“你听到什么,都对我说吧。”
    珊瑚吞吞吐吐的。
    “李家小公子养了个外室,肚子都好大了。现在事情闹出来,外室哭着闹着说肚子里怀着的是李家的后嗣,要一个名分,李家夫人要打si她……还有……”
    清漪有不好的预感,咬着牙,催促道:“都说了吧,我受得住。”
    “说……说您行事不端……”
    清漪有点恍惚,将一团浆糊的回忆理了理,猜测自己不但shishen给容辞,甚至可能丢脸丢得全京城都知道了。
    她的内心疼痛难言,既恨自己识人不清,又恨李家不怀好意,还有容辞……她视容辞为兄长啊!怎么能……怎么能够……
    清漪木然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珊瑚以为是自己所说那些话的缘故,吓得不轻,一下子跪倒在地。
    “小姐,是我乱说的,您千万要保重身t!”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18禁真人秀游戏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