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天涯远(NP) RoμRoμщμ.In 容辞番外锁金屋(一)

RoμRoμщμ.In 容辞番外锁金屋(一)

    容辞下朝回来,迫不及待地去寻客居在侯府的清漪。
    她本在习字,听到容辞来了,立即放下笔,起身相迎,腰间的玉佩划出优美的弧线,宛如吹皱的春水。
    十五岁的少女有如含苞待放的栀子花,却深居简出,不爱炫耀美貌,偏居侯府一隅。
    “表兄?”
    容辞面色沉凝,专心想着旁的事情,不曾听见她刚刚的话。
    他的目光凝在那水光潋滟的红唇上,饮下一口茶压下燥热之意。
    “你方才说什么?”
    清漪浅笑着,眼帘垂下,唇角的梨涡显现出来。
    “我遇到李夫人,她赠我一对镯子,又提到李公子。是不是在暗示我,该成婚了?”
    叶氏已经故去叁年。新皇登基,已出了国丧,京城中议亲的人多了起来。清漪已及笄了。
    她心中总觉得住在侯府不好。一个适婚年龄的女孩子,住在没有血缘关系的表兄家,上面没有长辈,这个表兄还没成亲,难免惹人诟病。
    叶氏过世前,曾给清漪定了婚事,对方没有悔婚之意,她也不挑剔。女孩子到了适龄,总要嫁人的。
    她本想回自己家备嫁,皇后却叫她不要急着搬走,从侯府出嫁更风光。有容辞给她撑腰,就不必看人脸色过日子。
    容辞放下茶盏,食指轻轻叩在桌案上,目光闪烁。
    “你的婚事不急,有些变故,待我弄清楚再与你说。”
    变故?
    未等她想明白,就接到李家小姐请她端午节看龙舟赛的帖子,说是她哥哥也去。
    清漪对未婚夫不算热心,却对往后的生活有几分期待,待未来的夫家也很重视。
    到了那日,她提前一刻钟到达订好的包房。李家小姐不在,唯有清漪的未婚夫坐在里面。
    他长着一副白净面皮,生得清秀,身姿也算挺拔,周身萦绕着淡淡的书卷气。可是,同清漪站在一处,就显得普普通通,至少外貌并不相配。
    他请她吃茶,举止殷勤,“姑娘且等一等,小妹的衣裳不慎弄脏,回去换了,稍后到。”
    天气炎热,她确实口渴,于是捧起那盏茶,吹了一吹,小口小口饮着。李家公子盯着她玉白的侧脸和纤细的脖颈,咽了咽口水。
    他是有艳福的,嘉宁县主是极其出众的美人,甚至在京中无人能出其右。若非她深居简出,不喜和人应酬,恐怕议亲的人会踏破侯府门槛。
    她是个规矩的姑娘。
    李公子陡然升起一点愧疚之意,却立即安慰自己,琴娘与他情深义重,又怀了身孕,他不能给她名分已经深怀愧疚。
    嘉宁县主父母双亡,家中无所依仗,这等身份本不配嫁到他李家。这个亏,她必须认下。
    清漪不疑有他,那盏茶却是有问题的。她渐渐脑袋昏沉,一股躁意涌上来。
    她心知有异,想要离开此处,勉力走了两步却被人拉住了。清漪心慌极了,却浑身使不上力。
    千钧一发之际,只闻一声巨响,门被暴力地踢开。一个高大的人影立在门前。
    清漪从未觉得容辞的身影这般伟岸。
    容辞粗鲁地将李家公子的手从清漪衣服上扯下来,反手一拧,一脚踢在他肚子上,又一拳打在他脸上。他要哀嚎,容辞就卸了他的下巴,踏在他手上碾了碾。
    容辞天生神力,李家公子是个娇生惯养的富贵公子,毫无反抗的余地,连求饶都不能。他用完好的一只手抱着腹部,蜷在地上瑟瑟发抖。
    “枉你还是个读书人。”容辞嗤道。敢做这样的事情,死一万次都不够。
    清漪快被情欲折磨得没意识了,却认得容辞,嚷着要找大夫。
    容辞转念一想,“也好。”他可以做她的解药。
    今日茶楼客人多,非但包厢全满了,连大堂都坐满了人。此刻龙舟赛已经开始,客人都挤在窗边观看赛龙舟。
    容辞突然出现,怀里还抱着个姑娘,瞬间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他不避不闪,和领着一群女眷的李家夫人撞个正着。
    容辞目不斜视,抱着清漪上了马。
    清漪闭着眼,听到周围吵吵嚷嚷的,心里隐约觉得不对。可是,她相信容辞不会害她。
    李夫人不敢声张,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她勉强应付了那一群女眷,急忙去找自己儿子。到了约定的地方,只见爱子蜷在地上,右手血肉模糊,牙齿都被打落了四五颗。
    她心中又慌又气。儿子今日的算计她是知道的,甚至让女儿去牵线。倘若这事传扬出去,他们书香门第的名声就毁了。
    这是她最娇惯的小儿子,连养外室胡闹都替他遮掩了。儿子像被迷了魂一般,执意要留下外室的孩子,这事若让人知道了,谁家还敢嫁女儿到他们家?
    她的算盘打得精明。叶清漪是个孤女,家里没助力,陪嫁却丰厚,又得皇后的喜爱。自家儿子才华不算出众,又是小儿子,比不得他几个成家立业的兄长,难娶到名门闺秀。那外室的事情瞒不长久,若叶清漪知道了,必定不肯嫁,一个不好还会惹得皇后发怒。
    如果叶清漪与自己儿子有了私情,这门婚事怎么都得做成。却没想到,今日事情败露,他们的算计落空,容辞还把儿子毒打一顿。
    事已至此,不如先发制人,谁都别想讨个好。
    她想了个昏招,让人到处乱传今日的事情。
    很快,众人都听说了一件八卦:嘉宁县主不安分,勾引威远侯和未婚夫争风吃醋,甚至为她动起手来。
    ~~~
    最近太忙了,没有时间写正文。之前写了容辞的番外,先放上来。
    这篇番外比较虐。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18禁真人秀游戏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