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天涯远(NP) 我只娶她

我只娶她

    容辞推掉应酬,骑马回府,心中骤然升起不好的预感。
    进了门,仆婢们窃窃私语,看见容辞就飞快地互相提醒,纷纷止住议论。
    管家迎上来,面色凝重地对他耳语几句。
    容辞心下一沉,面笼寒霜,步伐迈得很大,继续往里走。
    秦老夫人坐在厅中,悠然自在地饮茶,只见一个英俊过人的青年大步走来,周身自有一股凌厉的风华。
    秦老夫人笑呵呵的,“阿辞,侯府的茶不错,我在此坐了许久,你才归家。”
    她打量着侯府的布置,感慨道:“府里比从前清净。你长大了,你生母在天之灵若见着,必定欣慰。”
    秦老夫人上一次到侯府,叶氏还在。她心里有些酸,女儿早早去了,将偌大侯府和荣华富贵留下给个继室。
    容辞没心思顾虚礼,目若鹰隼,单刀直入。
    “外祖母,嘉宁县主几时得罪了您?”‘
    秦老夫人被他的气势煞到,喜气洋洋的情绪没有了,慈祥和蔼的表情也收了。
    “提她作甚?一个外人罢了。”
    容辞不想跟个老人计较,却要为清漪讨个公道。
    “您并非不分青红皂白,可有人从中挑拨?”
    秦老夫人察觉容辞对那个女人的维护,心里更不高兴。
    “她一个外人,住在你府上本就不妥。何况,她心术不正。京中都传遍了你与她的事。不要学你父亲,被女人迷了心智。你该早回头,娶个贤妻过日子才是正途。”
    秦老夫人苦口婆心相劝,自以为很尽心。
    外祖母毕竟是先太夫人秦氏的生母。虽然这些年容辞并不亲近舅家,对外祖母到底是尊重的。
    容辞语调虽缓,却掷地有声,“父亲糊涂,可我不傻。我只娶她,旁人都不配和她相提并论。事情并非旁人议论的那般,倘若要论错处,都是我的错。”
    秦老夫人闻言更怒了。
    “你就是被她迷了心智!她本就配不上你,看着又是个轻浮模样。做个妾勉强够格,万万不能做妻。我今日来,是想同你说玉凝的事。她是好孩子,对你很有情意……”
    “秦玉凝?她也生事了?”
    老夫人心里一跳,矢口否认。
    “玉凝一向乖巧,哪里肯告状?是我看出她受了委屈。”
    她否认得太急切,容辞全明白了。
    原来,有没有亲人是这种区别。秦玉凝放肆,却有亲人维护。清漪无依无靠,只能小心度日。他自以为能将她保护好,可是如今,外祖母仗着自己是长辈,直接上门来欺辱她。
    他忍不住出言讽刺:“外祖母!您可有真凭实据?清漪性情温婉,您却说她轻浮。我只在皇后那里见过秦家表妹一次,话都没说过,她就看上了我,您反倒觉得她乖巧。”
    话是这样说没错。秦老夫人有些理亏,可她身为长辈,如何能承认,那岂不是威严扫地?
    秦老夫人又道:“那个嘉宁县主惯会装模作样,人前娇娇弱弱的,你不知她在人后的模样,竟在皇后面前轻视玉凝与她母亲。”
    简直是颠倒黑白。清漪是个县主,舅母才几品的诰命?秦玉凝就更不提。她们本该敬着清漪,居然有脸恶人先告状?
    容辞的声音既冷又沉、不顾情面。
    “我姐姐又不糊涂,她亲近清漪,众人就该知道清漪的人品。至于当日什么情形,您大可以进宫去问皇后。外祖母,我敬您是长辈,从前只知您教子不严,舅舅在地方上收受贿赂我都有证据。您也不该如此偏听偏信、倚老卖老,欺负我的清漪。”
    乍闻此言,秦老夫人慌乱了起来,“你舅舅最老实不过的,怎么……”
    见容辞的神情严肃,不似作伪,秦老夫人信了几分。她知道这外孙位高权重,听说他排除政敌手段酷烈,却没听过他罗织罪名构陷旁人。
    她再也坐不住了,央求道:“阿辞,你要多担待。”
    容辞面色铁青,不置一词。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18禁真人秀游戏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