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天涯远(NP) RoμRoμщμ.IN 生疑

RoμRoμщμ.IN 生疑

    齐沐白心中惊骇,面上却不露分毫。
    他从清漪面上移开目光,低头看着茶盏,状若无意地询问她:
    “是吗?你小时候可是生过病?一个游方的道士替你看好的?”
    他如何得知?
    清漪急急地问询他:“正是,莫非您认得那位道长?我有事想寻他……”
    齐沐白却令她失望了。
    “他与我同门,踪影难以寻得。姑娘有何难处,可以对我一说。”
    那还是……算了吧。这牵涉到她最重要的一个秘密。她不够信任齐沐白,如何敢和盘托出?
    况且容辞在这,她不想让容辞知道。
    她默默无言,低头看着茶盏。容辞觉察出她的异样,因齐沐白在此,不好发问。
    齐沐白似乎神思不属。他小时候就爱发呆,或许因修仙的缘故,有时神神叨叨的。
    容辞倒没怀疑他隐瞒了什么——怀疑无用,齐沐白下定决心不说出口的事情,任谁都问不出。
    一时之间,叁人各有各的思绪,气氛颇为怪异。
    他们临回去的时候,齐沐白说,此处闲书很多,有些外界都难寻了,问他们要不要拿几本回去看。
    容辞回忆了一下,笑道:“那些东西不是存放在周廷越的京城别院里吗?你几时弄回来了?”
    “我不是一个人出来的,还有些同门,说要入世,提升阅历。为了拘着他们一点,不让他们乱跑得太厉害,我干脆将那些书拖回来。”
    齐沐白感到头痛。虽然他在仙门地位不同一般,却没做过这等带孩子的事情,师尊的嘱托又不能不遵从。
    容辞不置可否,清漪说想看,跟着齐沐白去挑了几本游记和话本。
    书籍是成套的,一套有好几本,她一时拿不下。
    齐沐白说,国师观随时有人,她看完后可来借阅其他的书。
    她不敢即刻答应,眼巴巴地望向容辞。
    她如此小心翼翼,容辞蓦地心中一疼。
    他轻轻地揉一揉她的头发,温言嘱咐道:“我不能时时在家陪你,沐白这里是个好去处。但你不要像我小时候一般,看得太入迷。要记得回家吃饭。”
    清漪露出了雀跃的神情,这才欢喜地谢过国师大人。
    容辞突然间好似悟了,为何姐夫叫他不要拘着她太紧。
    清漪和他的事情发生过后,最初一段时日,她想粉饰太平,可次次出门都哭着回来。
    他打听之下得知,有人非议他们的事情,百般为难清漪。
    容辞不可能无视法度,他自持身份,也不能一家家地上门去解释和威胁。他不喜欢将这些私事闹得人尽皆知。姐姐做了皇后,他必须更加谨言慎行。
    容辞有时会思索,他的感情究竟给清漪带来了什么。
    这二年来,清漪几乎足不出户,越发消沉。
    回去的路上,容辞没忍住询问道:“你为何要找那个道士?”
    她不欲多说,目光躲闪,欲轻轻揭过,“没什么,一点傻念头而已。”
    是这样吗?容辞虽不再深问,却并不相信。
    清漪是不会说谎的。
    她太不懂得掩饰情绪,一旦说了谎话,就会坐立不安。
    容辞爱她这份坦诚,又恨她的坦诚。仿佛清漪在疏远他。
    她的神情失落,就像失去了某样重要的东西。
    容辞想让她开怀一点。
    “我恰恰有个好友,广有人脉,替你找个人应当没问题。甚至于,他虽不修行,仙门却要卖他面子。”
    清漪连忙拒绝,“不必了。何必因我的俗事搅扰旁人?”
    她分明就不能释怀。容辞看在了眼里。
    经过这数年的纠缠,他学会了忍耐。他最重视的是清漪的态度,而非真相。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18禁真人秀游戏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