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天涯远(NP) 赏梅

赏梅

    齐沐白邀容辞和清漪赏梅。
    清漪颇觉意外。她知道齐沐白与容辞是孩提时期的交情,可这位国师与她不过一面之缘,就下帖子请她去玩,未免太多礼。
    容辞与她解释过国师的地位。
    仙门很早的一位门主与开国太祖帝有些交情。因为邪道妄图插手人间的事情,仙门不得置身事外,所以在齐国设立“国师”一职,好及时处理。
    他们是手段通天的仙人,凡人只有敬仰的份。国师虽在朝廷挂职,却不用向帝王施礼,帝王反要敬重国师。
    清漪问容辞,之前那个妖道,莫非也是仙门中人?
    容辞解释道,与仙门无关,他只是个有些旁门左道的跛脚道士。先帝总想请仙门传他长生之道,沐白的师尊被缠烦了,干脆挂印辞去了。后来妖道才进京。因为这些龃龉,当今费了好大力气,请镇南王说情,才将沐白请来。
    说及此处,他有些欲言又止,不甚认同的样子。
    他觉得难开口,清漪就没有问。与摸不着的修仙世界相比,她更关心自身的事情。
    到了那一日,容辞果然带着清漪同行。二人的服饰皆绣了灵芝,只是颜色不同,容辞着龙胆紫色袍服,清漪的斗篷是淡到近白的远山紫色,边缘还滚了一圈狐狸毛。
    到了国师观外,容辞将清漪抱下马车。已有侍从相候。
    “国师在后院,请侯爷与县主随我来。”
    一路走来,清漪眼尖,看到几个打扮不同的少年少女,眉宇之间灵气逼人,颇有傲气。
    容辞循着她的目光看去,笑道:“你在看什么?俊俏少年吗?”
    她摇摇头,将目光缓缓收回来。
    “那几人气度不同于仆从,是什么身份?”
    原来是这样,不是在看别的男人就好。容辞没有放在心上。
    “沐白不曾提起,你若好奇,待会儿问一问他就知。”
    院中果然有梅树,枝干遒劲,红梅正艳,点缀在雪中,一派凛然的风姿。
    齐沐白坐在亭子里,白衣与雪景交相辉映,一派不然凡尘的仙人之姿。
    容辞提议道:“难得我们又在此相聚,不如烹茶为乐?叫他人代劳就不美了。”
    齐沐白并无不可,却有些惋惜,“可惜周廷越不在此处。”
    幼时他们叁个玩得最好,后来却各奔东西,难聚在一起。
    容辞亦叹惋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我们叁人竟不能聚齐。他现在……仍在养病。”
    齐沐白接着说道:“他伤得极重,那时已经奄奄一息。师叔跪在门主面前请她施救,话里连前任门主都搬出来了。”
    这里头的关系弯弯绕,齐沐白说出口才想起来,这两人根本不知道谁是谁。
    “这位师叔是前任门主的亲生女儿,也是周廷越的长辈。前任门主正是现任门主和我师父的师尊。”
    容辞笑得意味不明,“难怪了,当初那位大闹京城,救走周廷越,还能全身而退。”
    齐沐白有些怅然,“不知周廷越可曾后悔过。师叔最喜欢他聪明,想让他拜入仙门。他推说自己身为世子,抛不开责任。师叔说,镇南王府哪有长生好。”
    “已经发生的事情,他不甚挂心,倒用自己打趣。他的性子如此,不愿为多余的事情烦神。”
    他们二人皆露出了痛惜的神情。
    清漪有不少的疑问,却不好说出口。她对那位镇南王的印象仅在于他十八岁出奇制胜,天纵英才,全不知他后来的经历。
    “不过他确实聪明,”容辞补充道,“他从小过目不忘,只是爱藏拙,不欲令人猜忌。毕竟,那时候几位皇子还在。”
    容辞的姐夫做了多年太子,却体质孱弱。那时,老皇帝尚有庶出的几个成年皇子,各有羽翼,都想要皇位。
    老皇帝不信任镇南王,让他把独子送进京。
    周廷越在京城就代表镇南王府。他为人圆滑,滴水不漏。虽然年少,却看得分明,谁也不站,同时谁也不深交。
    齐沐白会心一笑,“我想起小时候,师尊拿他取笑我,说人家周廷越,非但文韬武略,知道水利民生,乐理医术什么都会,甚至赌钱都没输过。而沐白背个书却慢吞吞的,对着路过卖糖葫芦的小贩看直了眼,不知上界可有专司吃东西的仙人。”
    听得此言,容辞顿觉亲切,仿佛越过了未曾见面的十余年光阴,看到幼时的齐沐白。
    只是他不解,“沐白,经历过周廷越的事情,你为何还要来京城?”
    仙门真的不记仇吗?
    “我吗?那些事情与我无关。兴许是我愚钝,始终不得突破。师尊说我有一点尘缘,我就顺势应了当今的邀请。”
    他的口吻不似以往自信,竟是叁分无奈七分认命。
    清漪更疑惑了,周廷越的事情与齐沐白有何关系?或者说,与仙门有何关系?
    一时叁人都不说话了。
    侍从端上茶具,清漪抢先道:“我来吧。”
    父亲颇喜饮茶,尤爱观赏茶艺,拘着清漪学了许久。
    姑母去世后,她本想回叶家居住,容辞却说,姑母最放不下她,就让他一尽兄长的责任。
    太子地位不稳,容辞连带着忧心。他归家时,却不忘关心她的起居,真像寻常人家的兄长一般。清漪看在眼中,十分感激。
    只是他们从前不够熟悉,二人对坐静默无语,都觉得尴尬。
    清漪就找点自己的事情做,时而弹琴,时而烹茶,兴致来时来些花样,让容辞看她分茶。
    白色的茶沫浮现出不同的图案,容辞轻易被吸引了目光,惊叹着问她如何做到的。她抿嘴一笑,道:“小小技艺罢了。”
    以至于后来,容辞每天回府,都要去她那儿坐一会儿。
    眼下,她久没有闲心烹茶。往往不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就是应付容辞。
    今日的反常,兴许是因为,国师观的梅花很美。
    美人低着臻首,乌发如墨,肌肤如玉。最生动的是那双纤手,将烹茶一事,摆弄得好比动起来的画。
    她是个难得的美人,美得含蓄,毫无浮艳之意,却令人心折。
    齐沐白很欣赏她的姿态,隐约觉得她面容熟悉。
    清漪为他们斟茶,齐沐白道了谢,试探道:“我见姑娘有些面熟,只是想不起来了。幼时我住在京城,常去叨扰叶夫人,却不曾见过姑娘。恕我冒昧,不知姑娘何时进京?”
    “已有九年多了。”
    齐沐白追问道:“姑娘原先家住何处?可曾到过扬州?”
    镇南王府在扬州,齐沐白随师尊离开京城,在王府住过一段时日。如若说是在扬州见过的,也说得通。
    清漪静默片刻,容辞捏了捏她的手,替她答道:“清漪幼时住在北方,她的父亲曾是边疆的守将。”
    叶清漪……叶将军……
    如同一道惊雷,在齐沐白心中激起惊涛骇浪。
    更☆多☆章☆节:wo o1 8 . v i p (W oo 1 8 . vi p)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18禁真人秀游戏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