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天涯远(NP)

    或许因今日车上的一点旖旎使她有些受寒,到了晚间,清漪翻来覆去地肚子疼。
    容辞怪婢子不尽心,又怪自己孟浪。他面色沉得发黑,接过婢子端来的红糖姜水,吹凉些,一口一口喂她。
    姜水扑鼻的辣味刺激得清漪直吐舌头。
    容辞表现得铁面无私,必要她喝完。
    另一个侍婢老成些,在清漪这里伺候的时间长,伶俐地端来炖好的桂圆红枣银耳羹,容辞正好用来哄人。
    天色很晚了,这东西非常甜腻。红枣桂圆都是精挑细选过的。红枣香气浓郁、肉质厚实,咬开后汁水四溢。桂圆也很肥满,比新鲜的还要醇香。
    清漪怕胖,本想吃两口就放下,怎奈她确实喜爱这味道,竟然一点不剩地吃完了。
    要就寝的时候,清漪说:“我晚间睡相有些不好,怕耽误你休息,不如我们分开睡。”
    她是好意。古代没有好用的止疼药,她完全可以预料到,今晚必定是翻来覆去不得好眠。
    容辞置若罔闻,照常叫人铺床。
    事实上,容辞才是今晚不肯老实睡觉的那个。他多日不曾泄欲,今日偏偏又勾起了火来,难以排解。
    他原本想去净房解决一下,偏偏清漪再度开口:“要不我们还是分开睡吧。”
    他陡然升起一点跃跃欲试的情绪。
    “你闹得我睡不好,倒嫌弃起我了?”
    容辞坐起身,让她看他的下半身。哪怕寝衣并不贴身,那粗壮可观的硬物却把裤子顶得高高的,难以忽视。
    他不多说些什么,意思却很分明。
    清漪脸红了,转到另一边去,将被子拉高了捂住耳朵和眼睛。一副掩耳盗铃的样子。
    她听见衣料摩擦的声音,然后是一点奇怪的声音,像肉贴着肉在摩擦,混着男子的闷哼。
    她闻到一点腥膻的麝香气。
    清漪愈加面红耳赤,他怎么能在这里就……
    她知道男子会自渎,只是容辞不曾在她面前做过这样的事情。从前他们也有这样的时候,容辞会若无其事地去净房,她就装作不知道。可是今晚……
    容辞好似不知她的窘境,自渎还要轻声唤着她的名字,一边叫一边喘息。
    这淫靡的声音,她实在听不下去了。
    清漪推开被子,霍然起身,扭头看了容辞一眼,就要从他身上爬过去,想下床。
    容辞停下了动作,截住她的腰,把她的身体调转了方向,趴在自己身上。
    “你去哪儿?”
    “我去旁边避一避,你……你弄完了叫我。”她目光闪躲,都不知往哪里看,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不可闻。
    若是以往,他定然好好疼她一回,只是现下她的身体不允许。他毕竟没有丧心病狂到那种地步。
    容辞计上心头,哄骗道:“我的身体你清楚的,一时半会儿不能完事。倘若你肯帮帮我,会快很多。”
    与他的手不同,清漪的手又白又软,十指尖尖宛若削葱根,是一双养在深闺的玉手。
    容辞知道她的别扭。只有在最动情的时候,才会被他拉着,放到他的阳物上快速抚摸两下。然后她就像被火烧灼了一般,迅速缩回去,结束后还要一遍遍地擦洗。
    容辞在这种方面总是很记仇的。
    “我不要!”她的脸颊和耳垂红得几乎要滴血了。
    “你不肯帮我,还躲到旁边去。我若喊得声音大些,他们就听到了。会不会以为,我在做奇怪的事情?”他咬着她的耳朵,威胁道。
    那你就不要叫啊!哪有这样欺负人的?清漪欲哭无泪。她一向不喜欢在床上发出声音,容辞就算在寻常也不太说话。他几时变得这样……骚。
    她的心中正在经历一场天人交战。一方面想,是容辞自己不要脸,她才不要帮他。另一方面,她不想让旁人知道这些事情,哪怕少知道一点也好。
    容辞确实拿住了她的弱点,她很怕旁人的眼光。
    于是她松口了。
    “说吧,要我怎么帮?”
    她有些迟疑,倘若容辞说出了很过分的要求,她该怎么办?
    “你的手借我用一用。”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18禁真人秀游戏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