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天涯远(NP) RoμRoμщμ.In 吃醋

RoμRoμщμ.In 吃醋

    清漪练的是楷书。她在前世拜过一位有名的老师。这一世的父亲希望她做个大家闺秀,琴棋书画都要她学。棋和画她没天赋,已经放弃了,书法和古琴倒是没有丢。
    还没写完两张纸,容辞就来捣乱。
    他无声无息地走近,夺了她的毛笔进笔洗,从后面搂着她,埋在她发间嗅着。
    他又发什么疯?清漪深吸一口气,告诫自己不能生气。
    “你送走仙长了?”
    “是。你似乎与他聊得不错。”
    他的声音竟流露出一点委屈,清漪疑心自己听错了。
    “容辞,你是不是累了?”
    他立刻来了劲,将她从椅子上抱起来,放到窗边的美人榻上,手伸进她的衣服,揉搓着少女胸前两团柔软。
    “别,这儿冷……”她软软地推拒着,暗恨自己多话,勾得这厮又发情。
    他埋在她的胸前深嗅一口,少女甜美芬芳的气息充溢了他的鼻腔。
    他的声音喑哑,“嘘,我只是想亲亲你,不做别的。如果清漪实在是想要,我们就去床上。”
    清漪一动也不敢动了。
    他的手指描摹过她如画的眉眼,一下一下地在她脸上啄吻着。吻过光洁的额头,吻过雾蒙蒙的杏眼,吻过小巧的鼻尖,又吻过柔软的脸颊。
    他在那红润诱人的唇瓣上轻咬一下,趁她痛得吸气的时候撬开她的齿关,舌头趁机伸进去,贪婪地吮着她的甜津。
    清漪或许不自知,她身上有一股天然的幽馥气息。不同于任何的熏香,是清清冷冷又微甜的,仿佛雨中揉碎的栀子花瓣。
    容辞记得,她很喜欢栀子花,小时候她常常择了继母院子里的栀子花摆在桌上,等到栀子干瘪了,香气散了才丢掉。
    他们那时候不太亲近,见的也少。容辞只有在继母那里能见到她。那时候她就很讨人喜欢,非但生得漂亮,声音也是软软的,笑起来人的心都要化了。
    后来他想投其所好,把她那院子多余的花木全拔了,改种栀子花。问她喜不喜欢,她说多谢侯爷,表情却是勉强的。
    为什么呢?是因为不喜欢他这个人,连那些本该得她喜爱的栀子花也不喜欢了吗?
    容辞的心仿佛被狠狠攥住了。他回想起今日她和齐沐白对坐饮茶的场面。那种俏皮狡黠的神情,他已有数年不曾见过了。
    为什么齐沐白轻轻松松就能得到她的欢颜?
    他的心里五味杂陈。
    冷不丁的,容辞幽幽开口:“清漪,齐沐白自幼一心修仙,不涉情爱,更不会成亲。”
    她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点了点头。修道人嘛,清心寡欲是很正常的事情呀。
    容辞见她并未露出异状,暂且放下心来。他相信齐沐白的人品,相信他对仙道的坚持。只要清漪并不喜爱齐沐白,容辞可以说服自己,无论如何收一收那莫名的醋意。
    “齐沐白说,改日请我们去国师观做客。我依稀记得那院中栽有梅树,不知如今是否还在。”
    清漪看上去兴致不高,容辞又说:“历代国师搜罗了许多书籍。我小时候常常去那里,躲在书房里看游记。有时错过饭点,母亲就遣人去找我。”
    他口中的“母亲”,不知是叶氏,或是他的生母秦氏。
    容辞轻轻的地笑了,倏而素日沉静的神态尽散,像是回忆起极为温馨的事情。
    “她也不必麻烦旁人,给沐白带一盘点心,沐白就去抓我了。母亲那时候嫁过来不久,她很喜欢沐白。对了,你一定难以想象沐白小时候的样子,矮矮胖胖的,还很贪吃。”
    他竟在说姑姑!清漪默默听着,恨不得他多说上几句,好让她可以在怀念姑姑的时候,能够想象她年轻的样子。
    “……母亲有意将你嫁给我,我……我想让她如愿。”他道出了真正的目的,目光中流露期待。
    清漪扭过头,不想理他了。
    姑姑确实有那个意思。可是,你那时候明明拒绝了。你还说,我只配给做你做妾。
    如今的痴缠究竟为何呢?清漪也不知。
    新皇登基时,京中经过了一番清洗,一时之间人人自危,不少人家想把女儿嫁给容辞,或是做个妾也成。他无一例外地拒绝了。
    他有那么多的选择,偏偏不肯放过她。
    观她姿态,容辞心知又弄巧成拙了,默默替她掩上衣襟。
    他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语气轻快地又开始说齐沐白:“沐白从前性情很单纯,一片赤子之心,旁人说什么都信。有次他在街上玩,拐子见他生得白胖可爱,竟用一块饴糖将他拐走。幸而周廷越发现得及时,满京城地找他。”
    “周廷越?是镇南王吗?”
    “是,他还要叫沐白一声小师叔。你应当不曾见过他,沐白的师尊说,周廷越生得有些像他的曾祖母。”
    镇南王的曾祖母就是传说中那位姿容绝世的仙女。
    清漪感慨道:“他一定样貌十分出众。”
    容辞心中又打翻了一坛醋。他不喜欢清漪夸赞其他男子,哪怕是他的好友也不行。
    他一时有些后悔与她说起周廷越。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18禁真人秀游戏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