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天涯远(NP) RoμRoμщμ.IN 无嗣

RoμRoμщμ.IN 无嗣

    “她身体虽比常人娇弱些,却无妨。只是我想不明白,她本该是个天煞孤星的命格,却又对不上这个命格……至于子嗣,你们是命中注定的,子嗣艰难了。”齐沐白皱了皱眉。
    算凡人命格,他们这一脉用的上界传下来的法子。按理说,除非被卜算的是有修为的人,否则断然不会得到一个模糊的结果。
    那位姑娘显然没有修为在身,他却算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结果,其中必有蹊跷。
    “既然如此,多谢你,”容辞豁达一笑,“不是她的身体有损,我就不挂心了。”
    齐沐白惊诧不已,“是我在师门太久不曾与人打交道吗?或是现在的人不在意后嗣了,你竟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转念一想,揣测道:“你要纳妾?我没听说你成亲,你竟先想着纳妾的事了?”
    “不可能。没有子嗣那就罢了,我正嫌小孩子烦人。”容辞面色真诚,不似作伪。
    齐沐白只觉自己快要不认识容辞了,半信半疑道:“你是这样看得开的人吗?”
    容辞与他是小时候的交情。齐沐白的师尊曾是大齐国师,只收了这一个徒儿。那时齐沐白随师父住在国师观里。他没几个玩伴,他师尊也不想让京中权贵结交他。
    齐沐白只有两个朋友,一个是周廷越,后来又认识了容辞。国师观没有女眷,齐沐白甚至不知道父母在哪,周廷越的父母长辈也不在京城。端庄的叶夫人对他们十分照顾,叁不五时地遣人送东西,四季都给他们做衣裳,每逢节日还请他们做客。
    齐沐白虽久居仙门,凡人的一些常识他还是懂的。寻常人都很在意子嗣,权贵尤其是,更何况容辞还有爵位在身。
    容辞负气道:“她并不喜爱我。可母子天性难以磨灭,若有子嗣,她一定会关心子嗣。到了那个地步,我怕忍不住掐死孩子。”
    齐沐白深觉恶寒。
    多年不见,他的儿时好友好像一个变态。
    容辞的急切事出有因。他与清漪同床共枕两年有余,欢爱频繁,从未刻意避孕,清漪却始终没有孕事。
    他私下里看过大夫,大夫说他身强体壮,精力充沛,没有问题。
    清漪小时候身子虽羸弱一些,后来叶氏和容辞用许多珍贵药材给她补身,多多少少补足了气血。他带清漪看过许多郎中,都说无碍。
    他对齐沐白说的实是气话。容辞爱极了清漪,爱屋及乌,倘若他们有孩儿,如何能不疼爱?
    往事不可追,他确实趁人之危,又逼迫于她,把她推得远了。如今想要挽回,已经很艰难。
    他一开始想不明白,明明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清漪却不肯许嫁,甚至以死相逼。他就那样糟糕吗?
    后来他才渐渐知道,看似柔弱的小女子,实则恩怨分明,顽固有如磐石。
    容辞心想,倘若有了孩子,清漪未必能心狠,兴许就肯嫁给他了。清漪纵然不爱他,却未必能舍下亲生的孩儿,她其实是个极温柔的人。
    双方身体无碍,却不能有孩子,看过的医者都说只是缘分未到。容辞实在无计可施,只得求助于齐沐白,看看缘分何时才到。如有不妥,就请他帮忙找找化解的法子。
    哪知齐沐白说命中无嗣。容辞一时啼笑皆非,觉得这样也很好。清漪不喜欢京城。待小太子能够独当一面,他就带清漪出去散心,不待在京城了。
    倘若周廷越要取笑他,就任他取笑吧。
    世事往往难测,幼时的戏言全当不得真。
    容辞说,听父母之命,娶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必要时纳妾,绵延子嗣。他的父母皆亡,没有听父母之命的机会。后来,他一心挂在清漪身上,甚至后嗣都可以不要。
    周廷越说,只娶自己喜欢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结果一心一意的爱人全无踪影,他被先帝逼迫着,娶了毫无感情的侧妃白氏。
    齐沐白与容辞聊了约有半个时辰,就告辞了。他说自己要收拾住处,近日事忙,改日下帖子请他们去国师观,由他招待。
    他特特提到了清漪。
    “那位姑娘,命格有些奇怪之处。我今日只来得及粗略看一看。”他迟疑道:“下回你带她一同去我那里,若知晓其中缘由,说不定能化解……罢了,你又不想要子嗣,就当我好奇心重吧。”
    容辞赶紧澄清:“是不强求,但有子嗣也不错。还请你多费心。”
    齐沐白目露惊恐,“你不会真的掐死孩子吧?那我岂不是害了无辜性命?”
    “我说笑的,齐沐白,你还是这样好骗。”
    齐沐白又道:“先前不知叶夫人已经过世,想起她昔日的慈爱,颇为感念。容辞,她葬在何处?我想去拜祭。”
    容辞与他说了方位,齐沐白记在心中。
    齐沐白出了威远侯府,去了国师观。
    国师观已不像是齐沐白幼时居住的那个地方。他随师尊离开后,妖道住了进来。
    妖道是个爱财的,搜罗了许多宝贝。倘若不是做了那件事情,也不至于惹到不该惹的人物。他伏诛的时候,没来得及把一观的宝贝都带走,只是诛杀他的时候动静颇大,损坏了不少物件。
    皇帝为延请齐沐白入京,早已令人将此处打扫干净,还说,若有物件缺失,尽可去他私库中取。
    齐沐白熟门熟路地踱到后院,幼时玩耍的亭子还在,里面的石桌石凳一个没少,给他难言的亲切之感。可惜院子里的梅花树早被砍伐了。
    他对侍从吩咐道:“寻几颗梅树来。”
    侍从怔住了,“国师大人,这天寒地冻的,不是移栽的好时候。”
    “仙人自有妙计。”
    侍从这才反应过来,这位可是仙人呢,皇上好不容易请下仙门的。莫说移栽了,哪怕树死了,他说不定也能救得活。
    众人各自退下,齐沐白独自坐在石凳上,又想起容辞家里那位娇柔婉约的美人。
    他在意的不是她的美色,而是她的面貌竟给他一种熟悉之感。
    她是叶夫人的侄女,自然姓叶,这是个常见的姓氏。
    从前他不知道叶夫人还有个侄女。
    那一股挥之不去的熟悉感,还有奇怪的命格……莫非从前真的见过吗?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18禁真人秀游戏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