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天涯远(NP) 仙人

仙人

    容辞回来的时候,只见齐沐白和清漪对坐着,饮茶聊天。
    兴许是齐沐白的容貌生得很好,气度出众,行为又得体,很难让人讨厌。
    他身上有一股令人信服的气质。
    或许是传说中的神棍气质?
    齐沐白说起自己幼时曾在京城居住,与容辞相识,承蒙叶夫人的照料。只是为何来到侯府,却不见叶夫人?
    他说起姑姑,好似不知姑姑已经不在世,清漪的眼眶都红了。
    她以手帕轻轻拭过眼角,十分伤感,“实不相瞒,姑姑在数年以前病故了。”
    齐沐白手足所措,“这……是在下失言。在下不是有意的。”
    清漪抬起眼眸看他一眼,眸中含泪,长长的睫毛纠缠着,有如带泪的梨花。
    她摇摇头,低声道:“无妨的。”
    齐沐白本想再问问叶夫人的事情,又恐触及清漪的伤心事,有意岔开了话题,说起自己的一些趣事。
    清漪一开始有些心不在焉,为姑姑伤神,却忍不住逐渐听得入神。
    齐沐白颇为健谈。他说修仙一途要耐得住寂寞,所以仙门中人多在门中苦修。拿齐沐白自己来说,他近年都在门中清修,甚至不与外联络。他小时候倒随着师尊游历四海,可惜后来不得自由。如今又身负职责,不知何时才能悠闲度日。
    只听齐沐白娓娓道来:“……那时师尊带我四处游历,从不带银两。”
    清漪好奇,  “不带银两,你们难道餐风饮露?”
    “说来惭愧,餐风饮露只是偶尔为之。我与师尊每到一处,常有达官贵人相请,有厚礼相赠。”
    清漪不禁抿嘴笑了,揶揄道:“道长是有真本事的呢。”
    容辞在不远处驻足,见他们相谈甚欢,忍不住横生醋意。
    他径自抢了清漪的茶喝,开口道:“沐白,你比小时候多话了。清漪,你不该称他道长。仙长倒更合适些。”
    他难得促狭,清漪便知晓,他们确是至交。
    “你别取笑我了。仙途何其缥缈,或许终我一生无法触及。”他的声音清朗,不疾不徐的语调,如清风拂面。
    清漪看看齐沐白,又看看容辞,觉得他们在说故事。
    这个世界有仙人的传说,传得玄乎其玄。清漪却一点都不相信。
    她露出了好奇的模样,眼睛亮亮的,容辞只感觉体内一阵燥热的欲意升腾,心中蠢蠢欲动。若非沐白在此,他又想把她带回卧房。
    “清漪,镇南王周廷越的曾祖母,正是沐白的师祖。你有没有听过她的故事?”
    她点点头。
    小时候听嬷嬷讲过,但只是当个故事听了。她以为白日飞升都是以讹传讹。
    “难道世间真有仙人?”
    容辞与齐沐白相视一笑,齐沐白道:“确实有。我们仙门就是修仙的。”
    容辞打趣道:“清漪,你是不是将他当做骗子了?”
    “国师大人很令人信服。我只是不明白,话本里的仙人都不食人间烟火,您却与我等凡人打交道,真是令人受宠若惊。”
    齐沐白不疾不徐地解释道:“为何不能?我们并没有成仙,只是活得长些,有些修为在身的凡人而已,姑娘不必将我们看得太神秘。”
    容辞说与齐沐白有事商讨,清漪便识趣地说要练字,不打扰他们了。
    眼看着那道窈窕倩影消失在角落,容辞急切地问询:  “沐白,你可看出什么没有?”
    “我师门钻研修仙之术,医术药理都是顺带的。你要问儿女事,沐白说不准。”
    “不要藏拙,可看得出什么端倪?”
    齐沐白无奈,“有些异状。你且等一等,我再卜卦试一试。”
    他取出叁枚铜钱,熟练地起卦,与方才卜算结果并无二致。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18禁真人秀游戏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