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天涯远(NP) RoμRoμщμ.IN 荒唐

RoμRoμщμ.IN 荒唐

    容辞今日颇有闲心,清漪要梳妆打扮,他就在一旁看着。
    婢女低头给清漪梳着头发,她的手极稳,也极轻。县主并不苛刻,是很好伺候的一位主子。只是容辞在这里,她难免战战兢兢。
    从前偶尔有想往上爬的丫鬟,却苦于容辞那边没有门路。因侯夫人叶氏病着不能理事,有个婢女脑筋活络,想从县主这边下手。以为县主年纪小又是客居,不一定懂得其中门道,也不好处置下人。于是打扮得花红柳绿的,在容辞面前搔首弄姿。
    容辞险些被那婢女的香粉味熏得打喷嚏,又见她打扮得出格,顿生不喜。清漪从不给容辞添麻烦,容辞深觉她懂事,一时间想了许多。主子不爱盛装,做下人的却浓妆艳抹,定然不曾放在正途。更何况继母还病着,下人就开始浮躁了。思及此处,他怒不可遏,叫人将侍婢拉出去打二十板子,然后发卖了。
    过了二叁年,又有个侍婢,是侯府世仆出身。她自以为得几分脸面,消息也灵通,知道容辞对县主另眼相待。她观察珍珠和珊瑚如何给清漪打扮的,有样学样,打扮得素净,又别用巧思,力图展现窈窕的身段。只可惜媚眼抛给瞎子看,容辞根本没看见她。容辞的管家是个人精,特别关照清漪的院子,知道后让侍婢的父母即刻把她嫁了。
    有这两个先例,侯府的下人从此安分多了。
    梳头的婢女名唤珍珠,是先太夫人叶氏挑给侄女的。她轻声询问,县主要插戴哪一套首饰。
    清漪并不在意,随手一指。
    珍珠记得清楚,县主不爱插戴太多的首饰,嫌重。
    她的心思乖觉,想为她上妆,清漪却摆摆手,让她下去了。
    她的妆匣里面,每一样都是珍品,多是皇后娘娘赐的。
    清漪不缺这些东西,但皇后总惦记她。
    皇后说,女为悦己者容。意思几乎明明白白写在脸上。
    她根本不想打扮给容辞看,只是皇后好意,她不能拒绝。绝大多数的东西拿回来就进了库房积灰。
    清漪生得肌肤无暇,面容纯美,无人能及。她在家中并不上妆,至多描一描眉,嘴唇抹些胭脂,提提气色,不显得阴郁苍白就够了。
    容辞上前,在她的侧脸吻了一下,嘴唇沾染了一点她脸颊上的香味。
    他有点可惜,这香膏太甜腻了,不如前段时日那种适合她。
    镜中映着一双璧人,少女娇柔清丽,男子高大英俊。容辞生得轮廓深邃,他长眉入鬓,凤眸清冷,又因身居高位,虽然年轻,却自有一股威严而凛然的气度,令人不敢直视。此刻被铜镜模糊了些许锐气,竟显得他温和许多。
    他们很般配。容辞心想。
    早膳已经备好,清漪面前摆着一盏燕窝羹。她知道这东西是燕子的唾液,内心十分抗拒。姑母还在的时候必要看着她喝下去,侯府的厨子又加以蜂蜜等炖煮,几乎不见腥味,她才勉强接受。
    容辞要她坐在腿上,清漪又羞又气。他咬着她的耳朵诱哄道:“叫他们都下去,我服侍你用膳可好?”
    他一个眼色,仆婢皆恭顺地低着头,不敢多看一眼,缓缓地退下了。
    容辞取了汤匙,舀了碧粳米熬的粥喂她,又挟了一只晶莹剔透的虾饺。清漪有些食不知味,敷衍道:“我自己吃就好,你还饿着呢。”
    偏偏那人不解其中真意,笑道:“清漪懂得心疼我了。”
    他像是傻了一样,清漪腹诽。他那样精明强势的人,为何要露出这副表情?
    他搂着她蹭了几下,又起了反应,硬挺的阳物抵着她的大腿根,已然气势狰狞。
    他的眼神暗了下来,作势要脱她的衣服。
    “坐在那上面吃,可好?”
    他不是在商量。
    清漪顿觉不妙,急急要从他腿上下来,却被铁钳一般的双臂强行按在了那里。
    她觉得气闷,  “我吃不下了。”
    她说得模糊,究竟是吃不下饭,还是吃不下他的欲望?既不说清楚,他就当做是前一个吧。
    在情事上,容辞随心所欲得很。清漪不喜欢他出格的举动,他就偏要荒唐,想要打破她的侥幸,不让她逃避。
    “你真荒唐。”她气得锤着这人的胸膛,容辞全当情趣,气定神闲地接住美人的小粉拳,放在嘴边惩戒般地咬了一下。
    他看上去清冷俊美,有一点自负又随性的气质,像个贵公子,实则皮糙肉厚得很,至少她那小小的拳头不可撼动分毫。
    容辞扯掉她的衬裙和亵裤,又松了自己的下裳,将那狰狞的肉柱暴露出来。那东西呈紫黑色,十分硕大,头部大如鸡卵,柱身环绕着青筋。在空气中颤动几下,前端的小孔渗出一点黏液,显得尤为可怖。
    清漪只看了一眼就扭过头去,唾弃他不知羞耻,心却痒痒的。她的身体还记得昨夜的情事。这么大的东西,插进去总能叫她欲仙欲死。
    容辞将少女双腿分开,垂在他的腰两侧,托着她的臀,对准了有些红肿的穴口,狠狠捣了进去。
    清漪的面颊染了情欲的绯色,美不胜收。她生怕叫出声引来了人,紧张得要命。扶着他的肩,浑身紧绷,小穴将他咬得进退不得。
    “咬得太紧了,怕我离开吗……莫急莫急,都是你的。”他调笑着,目光扫过清漪羞愤欲死的面容,被那娇艳容色摄了魂魄。
    交合处传来黏腻的水声,穴口被撑开,爱液流得他满衣服都是。娇弱的花瓣几乎被他拍肿,那逞凶的物事依旧坚挺,蛮横地攻占着她的子宫。
    情欲的气息浓重,混着甜腻的香,愈发令人神魂荡漾。清漪被肏得浑身无力,却想着侍婢还在外间,大气都不敢出。
    最后容辞又射在她体内,任那软掉却依旧可观的巨物堵了好一会儿才肯拔出来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18禁真人秀游戏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