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修真老师生活录 第六百零七章 恐惧

第六百零七章 恐惧

    修真老师生活录 作者:断桥残雪

    “爸,我觉得叶颜说的也有道理,我们是不是应该更慎重一些?”王至诚听了叶颜也就是那个女子的分析,心里也突然有点摇摆不定。

    之前可能出于对张卫东的盲目信心,满腔热血,他爸一说,王至诚也没多想其他便一咬牙干了。可是如今随着资金调集得越来越多,局布置得越来越大,王至诚那一时冲上头的热血渐渐开始回归冷静,心里也渐渐开始有点不安起来,万一张大师不出手呢?又或者说失手呢?这么大的举动可真不是闹着玩的!如今叶颜这么一说,王至诚心里就越发不安起来。

    “这……”王建华不禁摸起了下巴,心里也同样跟着摇摆不定起来。

    现在才刚刚开始,如果趁早收手,是不会引起什么风波的。可一旦资金调集,却长时间没动静,不说恒宏集团财务会吃惊,也肯定会引起外界的怀疑和猜测,这对恒宏集团绝对是不利的。

    那五人原本还以为王建华父子是有十足把握的,才会如此急匆匆地进行这么大的举动,如今见王建华父子原来也不是有十足把握,心中的焦急和不安不禁流露了出来。

    他们却又哪里知道,王建华父子在昨晚刚刚经历过一件神奇的事情,对张大师有着一种常人所无法理解的崇拜和信心,这才会一时头脑发热钻进去。如今却是逐渐恢复了冷静。

    正当王建华摸着下巴,摇摆不定,其余人都极度焦急不安时,客厅里的电话铃声突然急促地响了起来。

    这个时候谁还会打电话过来?王至哲抬头看了眼墙壁上的吊钟,微微皱了皱眉头,目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然后还是起身接起了电话。

    “请问哪位?我是王至哲。”王至哲接起电话道。

    “哲,哲哥,沈洲弘父,父子两死了!”电话里传来急促却又有点结巴的声音,显示出了电话那头人紧张的心情。

    自从王建华开始着手准备趁乱捞一把时,王至哲就让人二十四小时关注沈府那边的动静。

    “什么,死了?怎么会死的?”王至哲闻言浑身一震,随即声音马上高了起来,抓着电话的手也在不经意间微微颤抖起来。

    沈洲弘啊,那可是香港数一数二的大亨,就连他爸都要稍逊几分,竟然死了,如何不让王至哲震惊?而更让王至哲震惊甚至感到浑身寒气直冒的是因为他知道这件事绝对跟张大师有关系。

    “死?谁死了?”王建华闻言心脏不禁猛地一跳,人也跟着霍地站了起来。

    “沈,沈洲弘和他的儿子。”王至哲吞咽了下口水,他讲起话来也跟电话那头的人一样有些结巴了。

    “什么!”王建华一声惊呼,然后一个大步上前,不由分说就一把夺过了王至哲手中的电话。

    如果说,王至哲是怀疑沈洲弘和他儿子的死跟张卫东脱不了干系,那么王建华则是百分百肯定这件事就是张大师干的。只是怎么干?怎么会这么快?就不是王建华能知道的。

    其余人听说沈洲弘和他的儿子死了,也全都一脸震惊地站了起来。他们震惊的绝不仅仅是沈洲弘父子的死,他们更震惊与王建华的未卜先知。沈洲弘一死,永利集团自然乱,不仅会乱,而且还是大乱!

    当然震惊过后,叶颜等人剩下的就是狂喜,至于沈洲弘如何死却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他们最关心的还是,他们未卜先知的筹备和布局能给他们狂卷多少金钱。

    要知道,商场如战场,机会那是稍纵即逝,别看他们只提前准备了数个小时,但商场上,数个小时有时候就能决定一场胜负输赢!

    但王建华真正关心的却是沈洲弘父子是怎么死的,因为他比在场的所有人都要清楚,这件事就是张大师干的,所以王建华一夺过电话就马上问道:“怎么死的?”

    “被,被雷给劈死的!”电话那头的人使劲吞咽了一下口水,结结巴巴地道,从他的声音中不难听出来,说这话时,他是心惊肉跳的。

    那个人虽然没有能力潜入沈家大宅,但刚才那雷电从天往沈家劈下去的可怖场面,他却是亲眼目睹。

    “什么被雷劈死的!”王建华听到这话,差点连心脏病都要吓了出来,脸色更是煞白煞白的,浑身不知不觉中便被冷汗给湿透了。

    “我听说多行不义要遭雷劈的,你要小心啊!”王建华脑海同样响起了这句话。

    “什么被雷劈死的?难道刚才外面雷电大作,竟然把沈洲弘父子给劈死了?”本沉浸在马上要狂牢一把的喜悦中的叶颜等人,听说沈洲弘父子竟然是被雷劈死的,一时间也都傻了眼。

    他们当然不会认为,王建华会厉害到能未卜先知沈洲弘父子会被雷电给劈死!既然没有这么厉害,那岂不是正好说明他们歪打正着了?这天底下,有这个歪打正着法的吗?简直跟走了狗屎运一样!

    叶颜等人只是傻眼,只是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但王至诚两兄弟听到“雷劈”这两个字时的反应却跟他的老爸一般无二,只感到浑身都冒寒气。

    他们虽然今晚没在赵家,也没听到张卫东说“雷劈”的话,但这世界上的事情,再巧也不会巧到刚不久前父亲说沈洲弘父子得罪张大师,下一刻,两人就被雷劈死的。

    香港每年都打雷,也难得听到有人被雷给劈死的,更别说一劈还是劈掉父子两的。而且现在他们回想起刚才那乌云雷电也是奇怪,竟然只闪了几道雷电,就烟消云散,连一滴雨都没滴下来。

    “华哥,至诚,至哲,你们怎么了?沈洲弘又不是什么好货,被雷劈死就被雷劈死呗,你们干嘛脸色这么难看?再说了,沈洲弘一死,永利不是铁定大乱吗?我们不是刚好可以大赚一笔吗?应该高兴才对呀!”一位年纪看起来比王建华稍微小一点的男子,见王建华父子三神不守舍,满脸惨白的样子,不禁奇怪地道。

    男子的话惊醒了王建华父子三人。

    王至诚目露恐惧之色地看了一眼屋外,好像生怕也有道雷劈下来似的,然后对他父亲道:“爸,这事不会就是……”

    说到后面时,一向不信鬼神的王至诚牙齿都有点上下打颤了起来。

    能呼风唤雨,招雷引电,这可是只有在古老的神话故事中才能听到的仙家法术啊!没想到今天就发生在自己的身边,更让他感到心惊肉跳的是,自己竟然还跟那位神仙认识,之前差点还得罪过他。

    “是!”王建华无比肯定地点了点头,目中忍不住透射出浓浓的敬畏之色。

    见到父亲肯定地点头,王至诚两兄弟又忍不住浑身打了个激灵!现在他们才真正意会到,那位张大师虽然长得一副小白脸,人畜无害的样子,可真要得罪他,那可是要天打雷劈的!

    “华哥,你们这是打得什么哑语,莫非你们早就知道沈洲弘父子会遭雷劈不成?这不可能啊!”之前开口的那位男子见状越发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地道。

    “这件事你们不需要知道!反正以后你们做人都要谦虚一点,这世间还是有很多我们凡人所不知道的事情。沈洲弘父子两就是太傲太横了,所以才有今天这一报!”王建华神色严肃地道。

    五人都是聪明人,虽然不知道具体是怎么一回事,但听到王建华这么说,还是感到一丝寒气从背后直往上爬。

    敢情,这沈洲弘父子被雷劈死另有内幕,这,这也太他妈的吓人了!

    “好了,你们也别发呆,也别瞎猜了,赶快开工吧!”王建华见众人一脸惊惧的样子,苦笑着抹了把额头的冷汗,然后挥挥手道。

    众人这才想起还有一笔大钱等着自己赚呢,也就顾不得再去深究,急忙继续他们的赚钱大计。

    当王家紧锣密鼓地进行着策划时,沈洲弘父子被雷劈死的消息终于也不胫而走。

    各家媒体就像鲨鱼嗅到血腥味一样,纷纷都涌向了浅水湾富豪区。

    “永和堂”各方头目,一些帮派老大,也都纷纷驱车来到浅水湾。

    一时间,东边才刚刚泛红,一向安静清幽的浅水湾变得无比的沸腾热闹起来,就像菜市场一般。

    当天刚刚一亮,报纸、电视台,网络上,已经到处是沈洲弘父子被雷劈死的消息。

    绝大多数香港市民或许都只吃惊与沈洲弘父子竟然齐齐被雷劈死这个做梦也想不到的新闻,但昨晚有幸参加了赵家赵依晴小姐生曰宴会的明星、富家公子等人,当他们听到这则消息时,全都是浑身直冒寒气,脑海里情不自禁浮起一张年轻的小白脸。

    “昨晚那个张卫东说雷劈,就真的雷劈!世界上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吧?他,他不会是神仙吧?”餐桌边,杜子斌脸色苍白地道,他的面前摆放着一张早报,上面正是有关沈洲弘父子被雷劈死的消息。

    “别,别,别说了!太可怕了!”杨涵牙齿上下打颤地道。她的眼里全是恐慌后怕的目光,昨晚她因为张卫东对叶思思的“觊觎”之心,对他可没什么好态度,幸好杜子斌及时把她叫开了,要不然以她的姓格还真有可能会说出几句难听的话来,真要这样,估计今天早报上要多一个被雷劈的人了,所以如何叫杨涵不阵阵后怕?

    (未完待续)


同类推荐: 猎艳天庭风流(未删节全本)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