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修真老师生活录 第四百八十三章 你们还不够资格

第四百八十三章 你们还不够资格

    修真老师生活录 作者:断桥残雪

    那男子声音刚刚落下,五位年轻男女走了进来,说话的是一位长得白白胖胖,两只手腕,一只戴着金表,一只戴着一串古色古香的檀木手链,穿着一身名牌的公子哥。另外四位,是两男两女,其中一位赫然就是文昌县的常务副县长董云涛。这五人中,除了董云涛张卫东是认识的,其余都不认识,不过那两位女子,看着倒是稍微有那么点眼熟,至于在哪里见过张卫东就不清楚了,估计应该也是稍微有点小名气的娱乐明星。

    张卫东见董云涛也在,不禁眉头微微一皱,而顾肖飞见张卫东皱眉头,一颗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这年头,他老子冲他发火他都不怕,他就怕眼前这位小祖宗皱眉头啊!他这眉头一皱,很有可能顾肖飞这辈子的姓福生活就要玩完了呀!

    不过能值得顾肖飞特意从南州跑到燕京来请客的人,其身份当然不可能会简单。董云涛自不消说,虽然身份不能跟唐国锐相比,但在普通人眼里也算是非常显赫了。至于其余四位,除了那两位美女是过来陪酒的小明星,刚才说话的那位白白胖胖的公子哥叫赵应品,他老子就是总局一位很有实权,而且还是很有希望在最近调升副局长的司长,所以最近赵应品人前人后都很是春风得意。至于另外一位男子名叫陈鸿海,他的身份跟董云涛差不多,也算是红三代,不过同样有些没落了。

    这也是顾肖飞心一下子提起来的原因,这也都是得罪不起的主啊,要不然赵应品敢没大没小地调侃东哥,他早就一脚踹过去了。

    好在那个邝丽玲是个七窍玲珑的女子,闻言早已巧笑吟吟地朝赵应品那胖乎乎的身子贴了过去,娇声道:“赵少,您怎么到现在才来呀,人家都等得望眼欲穿了。”

    邝丽玲这么一说,赵应品果然转移了注意力,双眼色迷迷地在她高挺的胸部瞄了瞄,一脸坏笑道:“玲玲,我发现你这里怎么又大了,看来肖飞没少给你按摩哦!”

    “赵少您真坏!”邝丽玲一脸嗔笑地拍打了一下赵应品。

    不过赵应品显然对金丹丹兴趣更大,嘿嘿地坏笑两声之后,再次将目光转向张卫东,然后道:“这位小兄弟眼生的很啊,肖飞怎么也不介绍一下?”

    顾肖飞老早就知道赵应品这厮对金丹丹有兴趣,所以这次才特意把金丹丹带过来公关,只是没想到这赵应品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金丹丹缠上张卫东献殷勤时赶到,而且显然见金丹丹跟张卫东缠在一起,心里有些不爽。要是换成平时,反正都是圈子里的人,大家都是玩的,又不是投入真感情,非你莫娶非你莫嫁的,顾肖飞自然能哈哈笑着打个圆场,但眼前这位主是谁,那可是东哥啊?顾肖飞敢削这位小祖宗的面子吗?他还想不想活了?他还想不想重振男人雄风了?

    可赵应品背景也不简单啊,顾肖飞也不能太落他的面子,否则他要是在背后使坏,顾肖飞吃亏倒无所谓,就怕连累到他老子,要知道他老子是天南省广电局局长,能管他的除了省里,还有总局啊。

    一时间本是很懂得左右逢源的顾肖飞竟被急出了一声冷汗,一时间倒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样复杂的场面。

    就在这个时候,董云涛却冷笑一声,面带嘲讽之色道:“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张博士还真巧啊,没想到在燕京也能遇到你。”

    嘴上虽这么说,董云涛心里倒是暗暗有些惊讶的。之前王一然也跟他提过张卫东,说他不简单,楚朝辉很有可能因为他的缘故才动他的,但董云涛却没怎么往心里去。如今见他又跟顾肖飞厮混在一起,这才发现这家伙还真有点人脉的。

    不过就算如此,董云涛也仅仅只是有些惊讶,一个文昌县蒲山镇出来的博士,教书郎,再牛又能牛到哪里去?

    “什么张博士?怎么董二哥你认识他?”赵应品闻言不禁有些惊讶道。

    董云涛在家排老二,所以赵应品叫他董二哥。

    其余人闻言也都有些惊讶和好奇地看看张卫东又看看董云涛,尤其金丹丹和邝丽玲心里最是惊讶和好奇,要知道,刚才她们两是亲眼见过顾总监面对张卫东时那种毕恭毕敬的样子的。倒是顾肖飞见董云涛竟然也认识张卫东,而且还面带嘲讽之色,心里不禁越发叫苦。

    这董云涛老子可是副部长啊,他顾肖飞的老子顶天了也就正厅级干部,他顾肖飞就算平时再狂傲,也不敢一下子得罪两位京城高官的子女啊!

    “当然认识,张博士可是我现在任职的文昌县出来的高材生,而且现在还是吴州大学的老师呢,是真正的年轻博学有为啊!”董云涛在蒲山镇时心里就对张卫东很腻歪,但因为顾虑到自己副县长的身份,当时人又这么多,在言行举止上倒也还算注意的,但现在这里是京城,他董云涛却哪还管得这么多,这公子哥的脾姓就暴露无遗了,说起话来也是连讽带刺,一点副县长的气度都没了。

    金丹丹和邝丽玲刚才见顾肖飞见了张卫东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还以为他是哪位高官子弟呢,没想到却只是吴州大学的一位老师,不禁听得瞠目结舌,傻眼了。

    这也太扯了吧,顾总监什么时候谦虚到这等没边没界的地步了,对一位大学老师都这么尊敬?

    尤其金丹丹心里那个哭呀,本以为张卫东是有背景的人,想借机套套近乎,攀个高枝,所以就算赵应品来了,她也没特意松开张卫东的手臂。可万万没想到,这“高枝”竟然只是位大学老师。如此一来,她不仅没能攀上高枝,反倒因此得罪了赵应品这位公子哥,可谓是倒霉到了极点。

    刚才赵应品见张卫东年纪轻轻,穿着也普通,又面生得很,心里早已经看轻了他几分。只是见他跟顾肖飞厮混在一起,倒也没敢太掉与轻心,所以心里虽然不满金丹丹跟张卫东亲昵在一起,但说话还是稍微留了几分余地,并没有当面撕破脸皮。现在听董云涛这么一说,才知道,整了半天,这小白脸原来仅仅只是文昌县那种小地方出来的高材生,二流大学里的教书郎,脸上的不屑鄙夷表情顿时便流露无遗,嘴巴一撇道:“我说肖飞你小子怎么越混越回去了,怎么带了个老师过来凑这个热闹啊。”

    赵应品这话说得顾肖飞冷汗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再也顾不得得罪不得罪赵应品了,马上道:“赵少,别乱说话,这位是我最敬重的东哥。”

    四九城脚下的公子哥,本就有股天生的优越感,赵应品弄清楚了张卫东的身份之后,自然不会把他放在眼里,闻言不仅没引起重视,反倒满脸嘲讽地笑道:“哈哈,我说肖飞你小子开什么国际大玩笑啊,就他这么点岁数,你还喊他哥?还说什么最敬重?”

    张卫东闻言不禁再次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却也懒得跟这帮公子哥较劲,没得辱没了自己身份,伸手拍了拍脸色有些苍白的顾肖飞肩膀淡淡道:“肖飞,我先走了。”

    虽然张卫东对顾肖飞没多少好感,但是非他还是要分的,他知道这事怨不得顾肖飞,所以就算走,还是特意拍了拍他的肩膀,跟他打声招呼。

    顾肖飞感受到张卫东的善意,这位骄横惯了的顾大总监真是差点感动得要哭了。

    要知道,这位小祖宗现在要是跟他较劲,他就算跟董云涛等人彻底撕破脸皮,也得帮眼前这位小祖宗找回场子啊,没办法,什么脸面、前途却又哪里比得过身家姓命啊!

    “别介啊,既然来了,大家凑一桌热闹热闹啊。”赵应品却是得势不饶地叫道。

    也是,就一个二流大学的教书郎竟然也敢跑到燕京城来跟他赵大公子抢女人,这话要传出去,他赵大公子还要不要在圈子里混的?所以今晚无论如何,他都要好好玩一玩张卫东,也好让这乡下来的教书郎知道,他赵大公子看中的女人,可不是随便谁可以碰的,至少也要等他赵大公子玩腻了才行。

    “就是啊张博士,你可是我们文昌县的高材生,今天难得在燕京遇上,怎么也要给我这个父母官点面子吧,一起坐下来热闹热闹。”董云涛也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上次在蒲山镇梦园酒店,因为身份的缘故,董云涛被张卫东反驳得只能拂袖离席,今天好不容易在燕京逮着张卫东,他自然也是抱着跟赵应品同样的心思。倒是那个陈鸿海暂时还没上来凑热闹,只是嘴角挂着一丝看戏的微笑。

    “你们还不够资格请我吃饭。”张卫东脚一顿,头也不回地扔下一句话。

    赵应品和董云涛是什么人呀,虽然在燕京城以他们的身份还远不够横着走的地步,但怎么说也是燕京城小有名气的公子哥,他们两一起请张卫东这个地方二流大学的老师吃饭,虽然是没按好心,却又哪里容得张卫东拒绝,更别说张卫东这么酷拽地说他们不够资格了。

    顿时赵应品和董云涛两人都变了脸色,几乎一前一后便冲上去,一个抬脚就想踹张卫东一脚,而另外一位则抬手就对着张卫东的后脑勺煽去。

    什么玩意,一个乡下来的教书郎,竟然也敢在燕京城给老子摆谱!(未完待续)


同类推荐: 猎艳天庭风流(未删节全本)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