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修真老师生活录 第四百零三章 下次我绝对不敢了

第四百零三章 下次我绝对不敢了

    修真老师生活录 作者:断桥残雪

    脑袋跟电棍能比吗?张卫东一开口,那些挣扎着要起来的肌肉男立马就乖乖地继续压在上面,玩着叠罗汉的游戏,而被压在最下面的顾肖飞和金易秀白眼一翻,差点被张卫东这句话给活活憋死。

    张卫东却似乎全然没看到顾肖飞和金易秀半死不活的痛苦表情,手中拍打着电棍,慢条斯理地走到他们面前,然后一屁股坐在真皮沙发上,手中的电棍轻轻地点着两人的脑袋。

    感受到电棍的冰冷,顾肖飞和金易秀脑门上的冷汗忍不住又像瀑布一样挂了下来,汗水流到眼睛里,刺激得他们连眼泪都流了出来。

    这一刻,因为害怕,他们甚至连被三个大汉给压在上面的窒息感都察觉不到了。

    这一刻,顾肖飞才彻底意识到,当初自己在俱乐部想直接踹张卫东一脚的想法是多么的愚蠢可笑。当时真要踹出那一脚,估计明天他顾大公子就要成为整个南州市公子哥圈子里的笑料!

    “东,东哥,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上面被压着三个猛男,脑袋被冰冷冷的电棍给不时轻轻敲打着,顾肖飞这时哪还敢摆什么公子哥的派头,上下牙齿打着颤说道,连小白脸的称呼都改成了东哥。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穷教书简直就是个冷酷到了极点的家伙。这么一连串的动作,他脸上的表情愣是跟刚才刚踏进办公室时的表情一般无二。甚至顾肖飞都有点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杀手世家出身的,要不然为什么身上那股冷气这么渗人,为什么表情这么冷静?

    不仅如此,顾肖飞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张卫东从始至终就没把他当一回事,换一种方式说,他根本就没把他顾肖飞放在眼里,好像他们两根本就不是同个层次的人。

    只可惜那时他一厢情愿地认为张卫东的层次太低!

    “现在知道好好说话了?其实我给过你很多机会的,你忘了吗?”张卫东继续用电棍轻轻点着顾肖飞的脑袋说道。

    “是,是,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有眼不识泰山。”顾肖飞这个时候哪敢说出半个不字,惨白着脸急忙道。

    他倒是想说点硬气点的话,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南州市有头有脸的官二代,只是点在脑袋上的可是电棍啊,顾肖飞这个时候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拿自己的脑袋开玩笑,万一这个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的小白脸因为生气突然发神经电他一下,把他电成傻子那可怎么办?

    “我看不是吧,听雨雁说,她今天要是不来,你们就要给她好看的,我倒想了解一下,你们究竟想怎么给她好看?”张卫东并没有因为顾肖飞突然变得低调老实就准备这么轻轻松松地放他一马。

    张卫东向来如此,要嘛不出手,既然出手了,总得把事情搞得清爽一点。可惜很多人一开始都不领情,就像眼前的顾肖飞一样,非要为了点狗屁面子跟张卫东杠上,如今倒好被三个猛男给压倒在地,脑门上还多了根电棍。

    “没,没,只是开玩笑,只是开玩笑。”顾肖飞闻言头上的冷汗流得更欢了。

    其实他是准备给彭雨雁搞点录像视频什么的,只是这话他又哪敢说出口。

    “是吗?真只是开玩笑?看来你还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你是不是以为你这样说话,我就不会敲你的脑袋了?”张卫东声音陡然冷了下来,电棍也突然重重顶在了顾肖飞的脑门上。

    顾肖飞感到脑门一冰一痛,吓得膀胱都传来阵阵尿意,这一刻,他平生第一次真真切切地嗅到了死亡的气息。这一刻,他竟然真的相信张卫东敢用电棍敲碎他的脑袋。

    “别,别,东哥我说,我说。”顾肖飞两腿微微夹紧了一些,苍白着脸结结巴巴地道。

    顾肖飞这话一说出口,便感到脑袋上一轻,却是张卫东拿开了电棍。

    顾肖飞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再也不敢隐瞒,一五一十地把想陷害搞臭彭雨雁的计划说了一遍。

    彭雨雁在边上越听脸色越苍白,今天要不是刚好碰上张卫东,她这辈子算是彻底玩完了!

    张卫东越听目光越来越冷。他是知道如今的社会有些人的心肠确实很坏很毒,却没想到为了那么点事情,顾肖飞竟然要毁了彭雨雁的一生。

    “很好。”张卫东听完后,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然后电棍重新落在顾肖飞的脑门上,久久没有动静。

    偌大的办公室似乎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他们似乎都感到一股犹如世界末曰即将来临的气息,那是真正的杀气。

    顾肖飞终于憋不住尿意,尿了点出来湿透了裤裆。但依旧不敢出声,其余人同样如此。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股笼罩在办公室里如同末曰降临的气息突然消失了。张卫东缓缓拿起了电棍,冷声道:“顾肖飞留下,其余人都给我滚蛋。你们可以选择报警,不过后果要自负。”

    其余人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全都慌慌张张爬起来,压得最下面的顾肖飞和金易秀张牙咧齿的,差点没两眼一翻直接昏死过去。

    好不容易上面的人全都爬了起来,金易秀这小子总算还是有点讲义气的,临走前还知道深深看了一眼顾肖飞,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在张卫东那张面无表情的小白脸上面之后,马上拔腿就走了。

    转眼间,金易秀和那六个肌肉男全都一溜烟逃出了总经理办公事。

    “金总,要不要马上报警。”出了办公室,其中一位肌肉男惊魂未定地请示道。

    “报,报你妈的头啊!没看到顾少还在他的手中吗?”金易秀刚才就是被这家伙嘴对嘴给亲了一下,正有股邪火没地方发泄,闻言抬脚就对着他的肚子踹了过去。

    至于金易秀究竟是忌惮顾少在张卫东手中,还是害怕张卫东那冰冷的目光和可怕的身手,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虽然被金易秀给踹了一脚,不过听说他不准备报警,肌肉男还是暗暗松了一口气。刚才那犹如世界末曰降临般的气息,委实让他一想起来就心有余悸,他真怕报了警,万一警察镇不住这家伙,这家伙又拿他们出气,那可就后悔都来不及了。至于不报警的后果,反正他们现在已经安全脱身了,顾少是死是活又关他们鸟事,最多这件事后换个码头混呗。

    刚才还有人陪着自己,如今转眼间就成了自己单独面对张卫东,顾肖飞现在真是懊悔得连肠子都青了,不就一个连名气都还没打响的新秀吗?让给他就是了,又何必非要耿耿于怀呢?甚至顾肖飞连郑宇群也给恨上了,若不是这小子跟眼前这位主争风吃醋,自己何至于摊上这趟浑水呢?

    不过这时显然不是懊悔的时候,此时顾肖飞更主要的还是害怕。没了男人压在上面,肉体是轻松了,但心理上所承受的压力和恐惧却比刚才要强上很多很多。

    “东,东哥,求,求您……”顾肖飞没敢从地上爬起来,依旧躺在地上抹着眼泪求道。

    爬起来有什么有,眼前这位主可是能把肌肉男当球来扔的主,还不如这样老老实实躺着,省得被多扔一次。

    “知道不知道你现在为什么还能在我面前开口吗?”张卫东看着顾肖飞淡淡道。

    “知道,知道,呃,不知道,不知道。”顾肖飞先是点头接着是连连摇头,一个大男人被这个简单的问题给逼得差点都想哭了。

    “瞧你那点德行!”张卫东不齿得摇了摇头,继续道:“听说彭雨雁父亲住院,你也曾经帮忙说过一句话。不管你当时安了什么心,总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善有善报啊!听到这句话,顾肖飞几乎激动得都想仰头对苍天大大喊上这么一句话。

    “不过你也别高兴得太早,死罪可免不过活罪难逃。像你这种人,既然跟你打了交道,就这样放过你,我还真不放心啊。”张卫东斜了顾肖飞一眼,道。

    “东哥,您放心,下次我绝对不敢了,不敢了,我对天发誓。”顾肖飞见张卫东这么说,放下的一颗心又再度提了起来,急忙道。

    “我更相信我自己。”张卫东冷冷一笑,电棍对着顾肖飞脑顶百汇穴一点。

    顾肖飞顿时感到一股阴冷的气息顺着脑门而下,整个人都不受控制地打了个冷战,然后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你现在可以起来了。”张卫东看着顾肖飞,淡淡道。

    顾肖飞闻言这才如释重负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心里却充满了疑惑,不是说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吗?难道就脑门上一点就了事了?

    “两分钟后,你会感到万蚂噬心,痛不欲生的痛苦,持续时间大概半分钟。”张卫东依旧翘着二郎腿,轻描淡写地道,好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顾肖飞则看着张卫东就像在听天书似的。刚才张卫东所表现出来的实力确实厉害,不过刚才他所说的却也太诡异离奇了,让顾肖飞根本无法选择相信。

    不过顾肖飞还是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连连点头道:“应该的,应该的。”

    张卫东见顾肖飞心里压根不信,表面上却非要做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嘴角逸出一丝嘲讽的冷笑。这半分钟的万蚂噬心,不过只是让顾肖飞提前体验一下禁制的可怕之处。既然已经跟对方杠上了,张卫东可不会傻得就这样放任顾肖飞不管。

    (未完待续)


同类推荐: 猎艳天庭风流(未删节全本)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