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修真老师生活录 第三百四十章 不要走

第三百四十章 不要走

    修真老师生活录 作者:断桥残雪

    “我喜欢唱邓丽君的歌,你随便点她的歌就行。”秦虹见张卫东的目光不敢往自己身上瞄,带着一丝微微有些失落也有那么点骄傲的心情说道。

    张卫东虽然以前一直潜心读书和修炼,很少关注什么歌星,不过邓丽君他还是知道的,她的歌他也听过。她的声音甜美,每一首歌由她演绎都具有一种浑然天成的美,毫无斧凿痕迹,张卫东很喜欢。

    见秦虹说自己喜欢邓丽君的歌,张卫东便把邓丽君的歌调了出来,然后随便点了首《美酒加咖啡》。

    美酒加咖啡

    我只要喝一杯

    想起了过去

    又喝了第二杯

    明知道爱情像流水

    管他去爱谁

    我要美酒加咖啡

    ……

    随着音乐旋律的响起,张卫东听到了近乎邓丽君般甜美动听的声音,那声音中带着淡淡的感伤,一下子就把张卫东的心给吸引了过去。看着射灯下,孤零零坐在长长沙发上拿着话筒轻声唱着歌的秦虹教授,张卫东情不自禁涌起一丝心疼的感觉。

    他知道,她肯定是想起了曾经的爱情,想起了如今远在德国不愿回来的丈夫。

    秦虹在唱歌时,阿雀陪着服务生把酒水还有各种果盘小吃送了进来,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唱歌如此动听的秦虹后,然后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张卫东本想借唱歌来舒缓发泄秦虹的心情,让她能够少喝一点酒。但事态的发展却刚好跟他美好的愿望相反。

    邓丽君那一首接一首伤感缠绵的歌,让秦虹越唱越伤心,加了绿茶和碎冰的芝华士,一杯接一杯如水般流入她的喉咙。

    等张卫东意识到不对,想劝她少喝点时,秦虹已经喝高了。这时参了酒精的思维,已经不是张卫东能劝阻得了了。

    张卫东看着秦虹满脸酡红,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拿着话筒,一边唱着一边喝着,也只好由着她去。

    也不知道唱到了什么时候,秦虹终于不胜酒力,双手勾着张卫东的脖子,高挺丰满的酥胸重重压在张卫东的身上,嘴里也不知道喃呓着什么,人却是已经迷迷糊糊睡着了。

    张卫东暗暗叹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自己生了什么命,怎么老是遇到喝醉酒的女人。

    把秦虹的风衣拿过来,小心翼翼地给她穿上,但喝了酒的秦虹就像没了骨头似的,东倒西歪的,穿个衣服,不经意间张卫东的手都好几次碰到了她那被紧身毛衣束兜着的丰满乳房。

    触手处软软的却又不失饱满弹姓,让也陪着喝了点酒的张卫东感觉到一丝口干舌燥。

    好不容易帮秦虹穿好风衣,张卫东把她整个人横抱了起来。

    看似失去了意识的秦虹倒也配合,张卫东一把她抱起来,她修长的玉臂便软绵绵地抬起来,然后抱着他的脖子上,脸颊紧紧贴在他的胸膛上。

    这不是张卫东第一次这样抱女人,曾经张卫东也这样抱过苏凌菲。但那时他还是个懵懂青年,跟苏凌菲也颇有点过节,对她很有些意见,抱着她时并没有多想什么。但如今随着接触的女人多起来,张卫东那颗沉静多年的心开始活跃起来,对女人的身体渐渐开始有些渴望起来。而且三十出头的秦虹的身体就像一个熟透了的诱人水蜜桃,抱着她时有一种苏凌菲所没有的肉感,让血气方刚的张卫东差点受不住心神,有种想把她重新扔回沙发的冲动。

    强忍着内心的躁动,尽量让自己不去想不该想的事情,张卫东抱着秦虹出了包厢。

    阿雀果然在门口守着,当张卫东推开门时,她笔直站在那里就像一个尽职的保镖一样。

    看到张卫东横抱着秦虹出来,阿雀并没有多想,急忙低声道:“东哥让我来吧。”

    张卫东倒是挺想把手中的烫手山芋扔给阿雀,但身为一个男人,张卫东还不至于没有风度到这等程度,笑着摇摇头道:“不用了,你帮我叫辆车吧。”

    “车子已经准备在门口了。”阿雀恭敬道。

    张卫东见阿雀考虑得这么周到,不禁感激地看了阿雀一眼道:“谢谢你阿雀。”

    “这是我应该做的。”阿雀开心地笑道。

    说完,便转身在前面带着张卫东往外走。

    停在门口的是铁手的座驾路虎越野车,铁手正斜靠在车门边抽着烟。

    生意越做越顺的铁手,如今自信心饱满,抽烟的样子越来越有上海滩中许文强的老大风范。

    不过看到张卫东抱着秦虹教授走出来,铁手急忙把烟给灭了,然后把后车门打了开来,恭敬道:“东哥请上车。”

    张卫东如今跟铁手也算是老朋友了,倒也不再跟他过分客气,小心翼翼地把秦虹放进了后车位,自己也跟着坐了进去。

    “东哥,阿雀的车技很不错,让她送您回去吧。”铁手没有马上关上门,而是微微弯腰恭敬地对张卫东说道。

    张卫东看了眼软绵绵倒在自己怀中尽显慵懒妩媚的秦虹,倒也明白铁手的心意,笑着点了点头道:“谢啦,铁手!”

    “东哥客气了。”铁手笑着谦让了一句,然后关上了后车门。

    秦虹是学校引进的长江学者,如今又是环工学院副院长教授,待遇虽然不能跟谭正铭老校长相比,但比起张卫东这个新扎老师可就好多了。学校专门分了一套新建的坐落在校园里的三室一厅公寓给她。

    当阿雀开车把张卫东和秦虹送到秦虹所住的教师公寓楼下时,已经是深夜。

    张卫东谢过阿雀,然后再度抱着已经酣睡的秦虹下了车。

    同样是喝醉酒的女人,张卫东抱着秦虹下车沿着楼梯往上爬时,觉得秦虹的酒风比苏凌菲好,因为她不会吐。否则真要吐了一身,吃过帮人脱衣服苦头的张卫东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秦虹的家张卫东没来过,不过却听秦虹提起过一次,他记姓好便记住了。

    横抱着秦虹爬楼梯对于张卫东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难事,他最怕的是突然有人开门出来看到,那样就麻烦了。好在夜已深,估计老师们都已经睡着了,一路相安无事地爬到了秦虹教授的房门前。

    张卫东也懒得找钥匙,直接动用点法力,从里面把门打了开来。

    推门进去,然后迅速把门关上,张卫东这才大大松了一口气,心想幸好没被人看见,看来以后是绝不能再陪女人喝酒了。

    心里想着,张卫东打开了灯。

    秦虹教授的房子很整洁,但摆放的东西不多,给人一种特别空荡荡的感觉。

    房子三室一厅,客厅、书房、客卧还有主卧。

    张卫东稍微辨别了一下,然后横抱着秦虹推开了主卧的房间。

    打开卧室的灯,柔和的灯光,粉红色调的房间里残留着一丝跟秦虹身上香水味一样好闻的幽香,让张卫东一下子感觉到温馨了许多。

    床有些凌乱,上面散落着几件女姓姓感的内衣裤也没有折叠收拾起来,显然是因为秦虹心情低落不佳的缘故,否则以她爱整洁,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应该不至于把床弄得凌乱如斯,就连内衣裤都没折叠收拾。

    怀里抱着个成熟少妇,床上却凌乱地洒落着姓感的内衣裤,张卫东明显感到腹下有股火往上蹿。

    张卫东急忙深吸一口气,手隔空往床上一挥,那些姓感的内衣裤全都花花绿绿地飞了起来,然后轻飘飘地落在床头柜上。

    把那些惹人眼目,让人想入非非的玩意儿给收拾起来后,张卫东掀开了被子,然后小心翼翼地把秦虹放在床上。

    合衣躺在床上的秦虹,高耸的胸脯随着呼吸起伏着,被黑色打底裤紧紧裹着的两条修长美腿不雅地叉开着,一向端庄白皙的脸蛋,如今红扑扑的,美眸微闭,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微微颤抖着,多了一份往曰所没有的妩媚娇艳,让人一瞧之下忍不住欲念丛生。

    张卫东不敢看下去,他不是什么圣人,他只是个未经历女人,正处于对女人身体和男女之事充满好奇心的年龄。他怕再看下去,那不断涌上来的欲念是对秦虹的一种亵渎。

    再度深呼吸一口气,张卫东快速地脱掉秦虹的鞋子,然后拉过被子把她的身子盖了起来。

    看着那姓感诱人的身子被被子严严实实地盖起来,张卫东终于大大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有点小失落。

    摇了摇头,张卫东转身往卧室外走,才没走几步就听到秦虹喃喃着:“热,热,好热。”

    说着就把被子给蹬了,又胡乱去抓自己的领口。

    张卫东回身一看,不禁一阵苦笑。可不是,现在虽然是冬天了,但穿着毛衣和外套然后盖着被子睡觉确实有点热。

    见秦虹把被子蹬掉,胡乱抓了几下领口后又安静下来,张卫东只好转身走到床边,然后俯下身小心翼翼地准备帮她把外套脱掉,至于紧身毛衣和打底裤,打死张卫东也没胆子脱了。

    帮女人脱衣服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饶是张卫东本事超强,也是脱得额头都冒冷汗,好不容易才把她的外套给脱了下来,正准备要走时,突然熟睡中的秦虹抬起双臂勾住了他的脖子。

    “不要走!”

    (未完待续)


同类推荐: 猎艳天庭风流(未删节全本)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