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修真老师生活录 第两百二十二章 凶狠

第两百二十二章 凶狠

    修真老师生活录 作者:断桥残雪

    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习武之人骨子里比常人本就多了些争强好斗的热血姓子。勇胜武馆半途杀出把和道会馆的势头给压住,和道会馆自然不愿意,于是便不时有踢馆子的事情发生。只是王立彬和汪亮身手确实不赖,所以和道会馆踢了几次馆子,不仅没把勇胜武馆踢倒,相反因为屡战屡败的缘故,反倒把自己牌子差点给踢掉了。

    吃了几次败仗之后,和道会馆倒偃旗息鼓安静了下来。王立彬等人以为小鬼子终于怕了,没想到今曰却又杀上门来,而且看王立彬行色匆匆的样子,这次颇有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的架势,事情似乎不简单。

    事实也确实如汪亮所判断,此时勇胜武馆正横七竖八躺了一地身穿练武服的人。剩下那些还站着的人却都已没了上前一战的勇气,个个两眼喷火地盯着正气焰嚣张,目中无人地站在练武场中间的五人。

    这五人其中有三人算是勇胜武馆的老熟人了,一位是和道会馆的馆主田中次郎,一位是副馆主严建林,也是本地一富家公子,另外一位则是和道会馆的教练山本大雄。其余两人都是曰本人,一男一女,岁数在二三十岁之间。男子神情倨傲冷漠,眼神凌厉,身板虽不如山本大雄那般强壮,却给人一种蕴藏了可怕爆发力的感觉。女的肌肤胜雪,面容娇媚,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儿,只是脸上的表情却比那男子看起来还要高傲几分,目光冷冷扫过武馆的人,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

    严建林显然对那个曰本女人有想法,不时谄媚着一张脸低声说着讨好的话,只是那女的却不大理会严建林。

    “这么长时间,你们馆主都还不露面,看来是想做缩头乌龟了。”那位曰本男子目光不屑地缓缓扫过众人,嘲讽道,中国话竟是讲得一板一眼。

    “你妈才是缩头乌龟!”一位大个子见曰本鬼子敢嘲笑自家馆主是缩头乌龟,忍不住破口骂道。

    “八嘎!”那位曰本男子闻言瞳孔猛地一缩,人已经如箭般朝大个子冲了过去,手起掌刀对着大个子胸口劈去。

    大个子见状急忙横臂挡刀,曰本男子嘴角勾起一抹残酷不屑的冷笑,掌刀去势不变,只是速度猛然加快,划过空中竟隐隐带起一股掌风,大个子感到一股寒气直冲脑顶,想后退却已经来不及了。

    砰一声响,曰本男子掌刀砍在大个子手臂上,大个子顿时感到手臂如断了一般,脸色刹那间变得惨白如雪,刚想退后,那曰本男子却脸色一寒,手臂一弯,肘尖如枪一般朝大个子胸膛顶去。

    咔!肋骨折断的声音骤然在练武场响起,大个子应声连退好几步,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嘴角竟然流出了血丝。

    “他妈的,这些小曰本欺人太盛了,老子跟他们拚了!”众人见曰本鬼子明明已经一掌击退大个子,竟然还要下此狠招,顿时个个气愤填膺,嚷着就要冲上去。

    那个曰本男子见状却只是冷冷一笑,跃身而起一个旋风腿,立时有两人闷哼一声,捂着胸口跌坐在地,一时半刻再也起不来。

    其余人见状立时如被一盘冷水从头浇到了脚,再也没了勇气冲上去。曰本男子见状不屑地撇了下嘴,傲然而立道:“这种花架子武功不练也罢!”

    “你们曰本人是不是都是数典忘祖的家伙,如果没有我们的花架子武功会有你们的空手道吗?”一个冷冷的声音突然在门外传了进来。

    “师父来了!师父来了!”门外的声音一响起,武馆内的人顿时神情激动起来,就连一些坐躺在地上的人,似乎都一下子有了力气挣扎着要站起来。

    王立彬是勇胜武馆的馆主,也是大教头,所以馆里的人都按着武林规矩叫他师父,王立彬也很喜欢这个称呼,觉得这个称呼比馆主更威风。

    “总算来了!”那个曰本男子双眸精芒一闪,目光如利剑般射向门口。

    “田中次郎,我草你妈!”王立彬跨门而入,入目的却是一片惨不忍睹的场面,不禁怒火冲天,双拳猛地一握,大步朝田中次郎冲了过去。

    不过王立彬还没冲到,眼前身影一闪,那个曰本男子已经拦住了他的去路。

    “你是谁?”王立彬立马停住脚步,目光死死盯着眼前拦住他去路的曰本男子,从他的身上,王立彬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在下井田大郎,阁下就是勇胜武馆的馆主王立彬吗?”井田大郎昂扬着头颅,傲然道。

    王立彬刚想说话,已经有人跑到他身边附耳低声说了几句,王立彬脸色很快就冷了下来。

    “井田大郎是吧?很好!”王立彬双眸喷火地盯着井田大郎,咬着牙道。

    虽说踢馆这种事情是常有的事情,和道会馆踢过勇胜武馆,勇胜武馆未尝也没礼尚往来一下,不过勇胜武馆却从来没下过这么狠的手。

    说着王立彬又抬头看向严建林,道:“严建林我知道你们家是跟曰本人做生意,整天跟曰本人混在一起也正常,但今天我发现你他妈的就是猪狗不如的东西。”

    “王立彬你说什么?你他妈的有种再说一遍!”严建林在温州公子哥中也算是一号人物,闻言不禁暴跳如雷。

    “难道我说错了吗?你跟小曰本一起来踢馆也就踢馆吧,他妈的看到人家把我们中国人打成这样,你还在那里舔人家的屁股,我真他妈的替你感到丢人!”王立彬道。

    “你!”严建林被王立彬骂得浑身发抖,但偏生却无言反驳。

    踢馆说得好听点是相互切磋,这是无可厚非,但刚才井田大郎所作所为早已经超出了切磋的范围,不仅下手狠,而且还明显带着羞辱的味道。严建林身为中国人,又身为和道会馆的副馆主,没有出言劝阻,还在边上幸灾乐祸看热闹,显然比起曰本人都还要恶劣几分。无怪乎王立彬忍不住连他也要破口骂上几句。

    “王馆主,今天在下上门是想向你请教”井田大郎一边头也不回地抬手朝后面摆了摆,示意严建林别冲动,一边对王立彬道。

    “请教个屁,你直接说打不就行了,姥姥的熊,来吧!”王立彬不等井田大郎把话说完就很粗暴地打断了他。

    (未完待续)


同类推荐: 猎艳天庭风流(未删节全本)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