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修真老师生活录 第两百章 上面有人

第两百章 上面有人

    修真老师生活录 作者:断桥残雪

    陈新光拿着手机,整个人僵住了,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就在不久前他还以为张卫东温文尔雅,虚怀若谷,是一个难得的好专家,心中也暗暗高兴自己下面多了一位这样的专家,以为以后只要用好这个人,自己在仕途上必定会平步青云。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个温文尔雅,虚怀若谷,很好说话的专家一旦变脸却是一点面子都不会给他这个局长,说挂电话就挂电话。让陈新光更想不到的是,张卫东竟然还说出不给秦松这类官员看病的话来,而且说的斩钉绝铁,不容人有任何质疑。

    要说陈新光这个时候心里没有恼火那绝对是假的,他是保健局局长,如果连个专家也调动不了,如果每个专家都这么牛逼哄哄地跟他说话,那他这个保健局局长做着还有什么意思。但陈新光却又不能发火,更不能重新拨打回去把张卫东骂一顿。因为张卫东不仅是真正医术高明的专家,而且还是他爸的救命恩人,真要把他惹恼了,撂担子不干,恐怕损失的不是张卫东而是他这个保健局局长。况且人家连副省长都不放在眼里,自己这个保健局局长又算得了什么?

    “是不是张专家拒绝了?”卢益存见陈新光拿着电话坐在那里发呆,问道,心里却暗暗摇头,刚才陈新光用领导的口气问张卫东什么时候有空,并且还特意强调秦松的身份时,卢益存就已经猜到了现在这样的结果。

    “是啊。”陈新光闻言从发呆中回过神来,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问你个问题,你是怎么看待张专家的?是不是认为他医术再高明,在政斧官员面前也不过只是一位平头老百姓而已?如果你到现在还抱着这种官本位的想法,我可以很郑重地告诉你,你以后别想再请动张专家。”卢益存道。

    陈新光闻言身子微微一震,然后陷入了沉思之中。

    卢益存见状,犹豫了下,好心提醒道:“据说张专家是卖崔静华厅长的面子才答应进医疗专家小组的。”

    陈新光闻言身子再次一震,这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在有些人面前你能摆官威,讲官职大小,非常管用,但在张卫东面前,你讲这些都没用,因为在他的眼里根本没有贫贱贵富之分,他想医谁就医谁,却不是他这个保健局局长能左右得了的。

    张卫东以毫不客气的态度挂断了陈新光的电话后,信步走到阳台上,他的心情有些低落,更确切地说是对这个时代人衡量一个人的标尺而感到悲哀。

    站在阳台上,晚风带着明镜湖清新的空气迎面吹来,张卫东心头的低落这才渐渐转好。不经意扭头朝阳台的另外一头望去,发现月光下,一位窈窕女子也正凭栏而立,晚风吹动她如丝一般的秀发,说不出的动人优雅。

    苏凌菲似乎感觉到了张卫东的目光,扭过头来,远远地虽然看不清张卫东的脸庞,但苏凌菲却似乎能看到他那双眼睛正盯着她看,俏脸不禁微微一红,但却没像往曰一样低声骂他色狼,而是抬手捋了下秀发,冲他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

    酒窝浅露,眼儿弯弯,月光下,苏凌菲突然展颜一笑却如冰山上的雪莲绽放,美得让人窒息。

    张卫东突然发现自从两人关系转好后,苏凌菲似乎比起以前来出落得越发的动人。那高挑婀娜的身段,那不经意间的明眸顾盼,总是能刹那间让人心跳加快。

    虽看不清张卫东的脸庞,但苏凌菲却似乎能感觉得到张卫东此时正两眼发直地盯着她看,终于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轻声骂了句:“色狼!”

    然后抿嘴轻笑着,一扭身进了卧室。

    熟悉的一幕再度发生,让张卫东不由得想起了刚进吴州大学的那段时光。同样的人,同样的话,但此时却给了他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呵呵。”张卫东笑着摇了摇头,也转身进了卧室,刚想坐到书桌前看会儿书,敲门声却响了起来。

    门打开,苏凌菲婷婷立在门前,长长的连衣裙外面搭着一件牛仔马甲,显得格外清新休闲。

    张卫东不禁微微一愣,做隔壁邻居这么长时间以来,这还是苏凌菲第一次主动来敲门,当然如果算上那一次踹门的话,这是第二次。

    “这么看着我干嘛?不欢迎吗?”苏凌菲见张卫东盯着她发愣,俏脸不禁微微一红,白眼道。

    “哪有,哪有,苏美女大驾光临,蓬荜生辉,请进!”张卫东闻言急忙道。

    “扑哧!”苏凌菲闻言忍不住抿嘴一笑,然后白了他一眼娇嗔道:“油腔滑调!”

    接着不等张卫东反应过来,已经从他身边擦肩而过。丝一般的长发拂过张卫东的脸颊,带着一丝沐浴后的清香。

    苏凌菲先是参观了张卫东的厨房兼客厅,又参观了卧室,见里面收拾得干干净净,丝毫不差她的房间,不由得面露惊讶之色道:“咦,房间挺干净的!你不会是知道我要来参观,提前收拾了一下吧!”

    “切,你过来我还要特意收拾一下?你是不是感觉太好了点啊?”张卫东面露不屑道。

    “干嘛,美女到你房间来,难道不应该提前收拾一下吗?”苏凌菲白了张卫东一眼道。

    张卫东不置可否地耸耸肩。

    “你!”苏凌菲见张卫东根本不屑回答这个问题,郁闷得直翻白眼。

    张卫东的房间也就那么点地方,没两下苏凌菲也就参观了个遍。参观完毕之后,苏凌菲见张卫东站在边上也不知道给自己倒杯水,心里忍不住有点质疑就他这情商,怎么会是个花丛高手?

    “时间还早,去明镜湖边散散步吧。”刚进房间时还没感觉,时间一久,苏凌菲就觉得气氛有点尴尬,稍微站了一会儿提议道。

    “好的。”张卫东点头道。

    “女孩子邀请你去明镜湖边散步,难道你就不会表现得稍微激动夸张点吗?”苏凌菲见自己主动来串门,主动邀请他散步,张卫东的反应却依旧平淡得跟白开水似的,忍不住白眼道,语气中带着丝淡淡的幽怨。

    张卫东闻言不禁有些尴尬地摸了下鼻子,没办法这方面他向来缺乏天赋。

    “真不知道你以前是怎么骗女孩子的?”苏凌菲见张卫东讪讪的表情,再次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心里却不知道为什么倒有些喜欢他现在这个样子。

    说完也不等张卫东回答,苏凌菲小蛮腰一扭,转身率先往门外走去。

    张卫东见状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明镜湖边,晚风习习,空气清新,张卫东跟苏凌菲肩并肩走着,鼻尖不时飘来淡淡的清香,别有一番浪漫的情调。只是两人都没往那方面想,因为在苏凌菲的眼中张卫东只是个有原则的色狼,交朋友可以,做男朋友却不行,而张卫东也心知肚明在苏凌菲的心里自己是怎样一个人。

    一路走着,湖边的长椅上一对对年轻情侣,按耐不住青春的激情,无视湖边经过的人,搂搂抱抱,甚至有些相互热吻。

    这是吴州大学一大人文现象,不管是吴大的学生还是吴大的老师都已经司空见惯,反正明镜湖边,你亲你的,我走我的。以前走过明镜湖边,苏凌菲也不是没见过,只是今天跟张卫东一起走着,却有种说不出的不自在,不由得有些后悔提议来明镜湖边散步。

    苏凌菲不自在,张卫东又何尝不是。明月当空,孤男孤女肩并肩散步在湖边,一路过去入目的全是一派亲亲我我,缠缠绵绵的壮观场面。此情此景,对于身边站着位美女的男人而言,简直就是一种煎熬。

    只是人家美女主动说出来散步,张卫东却也不好半途退却,只好舍命陪美女,走到哪算哪吧。

    明镜湖边多林木,也有些小土丘,小土丘上面往往会盖座古色古香的凉亭,凉亭四周有假山,还有林木遮荫,大晚上的倒是年轻情侣幽会偷情的好地方,不像湖边的长椅上,搂搂抱抱尚且还可以,想再做些小动作,就难免有光天化曰之下行伤风败德之嫌了,倒没人敢开放到那种程度。

    “去那边坐坐吧。”当两人走了半圈明镜湖后,或许是苏凌菲走累了,也或许是受够了那些亲亲我我场面的刺激,苏凌菲指着有条蜿蜒石阶连着湖堤的小土丘上面的一座凉亭说道。

    凉亭搭建在小土丘上,有林荫半遮半掩,从张卫东和苏凌菲这个位置抬头看过去倒几乎能看得到全貌,上面空空如也,竟然没人。

    不过张卫东却隐隐听到凉亭南角落,一处被假山挡住的唯一视野死角处传来有些急促的喘息声,那喘息声带着丝撩人的魔力。

    “上面有人。”张卫东低声道。

    “瞎说。”苏凌菲惦着脚尖再次往凉亭处看了下,白了张卫东一眼,然后不由分说就沿着石阶小路爬了上去。

    (未完待续)


同类推荐: 猎艳天庭风流(未删节全本)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